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美酷小说网!

首页 > 玄幻 > 《凌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浮生记忆

第1章 浮生记忆

留仙心语 3076字 2018-09-14

  法国,巴黎。在法国最大的一家拍卖公司正在主持着一场堪称新世纪最大的一宗拍卖。在拍卖大厅里,映衬着闪烁的霓虹灯辉,在足以容纳下五万人的拍卖大厅正中心的位置,礼仪小姐在数十名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保镖的拥绕下,缓缓莲步走向拍卖台,为什么一个礼仪小姐要享受这样将近副总统级别的待遇呢?原因无二,正是因为她手上捧着的是能让世界上所有的音乐学家和学者为之疯狂的“圣物”!

  礼仪小姐迈着从容的步伐,嘴角始终不忘含着最雍容的笑容,轻轻地把“圣物”交给了拍卖负责人,霎时现场引起了躁动,众多记者以及采访员纷纷涌上前来,手上的相机摄像机等各类先进仪器不停的闪动着快门,恨不得自己有两只手两个眼睛,对准着被一块红布包裹着的“圣物”刷刷刷地拍着。

  “各位,今天来这的大多是世界上顶尖的收藏者以及音乐学家,为的无非想要拍下这件‘圣物’,而这最后一件拍卖品也是我们拍卖公司最大的一笔投资生意,不知道会不会是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拍卖负责人拿起麦克风,润了润嗓子,继续大声说着,“接下来,我们就按照正常程序开始介绍这件拍卖品,哦,不,称它为拍卖品简直是对它的侮辱,它是我们全人类的圣物,是我们不朽的精神财富,这是属于神的作品!”随着主持人的话音刚落,整个拍卖大厅瞬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不得不说,这个拍卖主持人是顶尖的拍卖者,无论是措辞还是语言以及买家心态把握都掌握得恰到好处。

  “咳咳,这件‘圣物’就是全世界无人不敬仰的‘笛仙’萧逸先生当初使用过的笛子”,缓缓的掀开红布,一根六孔横笛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全场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子略微前倾,想要更进一步地感受一下笛仙的‘仙气’。

  这里不得不介绍一下,说起萧逸,这个世界无人不晓,以十八岁之龄,强势进军音乐世界,在全世界各种乐器相互交映,其乐融融的音乐交响时代,刮起了一场足以风行全球的风暴!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道从他出现的那一刻,世界音乐史上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东方音乐直接稳稳地凌驾西方乐坛之上。

  只凭一根横笛,萧逸首次参加世界级的比赛,就以一首震惊世界乐坛名家的“浮生记忆”闻名于世,被西方的“钢琴圣手”赫鲁.卡茨给誉为千年不遇的音乐奇才。一名当时听过“浮生记忆”的比赛者赛后透露,“那时我还在苦恼发挥的不正常,一下子就听到了他的笛声,说实话,我以前也听过许多中国人吹的笛曲,但从没有那种感觉,那是一种在春天伊始,万物花开的一刹那突然袭来的对于生命的感悟。就像鸟儿轻轻低啄着大地,风儿抚慰天空,自然而然的,那时,在纽约的许多过冬的鸟儿都齐齐啾啾地飞进了音乐厅,围着这个神一般的男子不停地打转,七彩的,红的像血一样杜鹃,罕见的蛇雕,展开柔软的羽毛,轻扑着,围着他,笛声悠悠扬扬,袅袅袭入人心。他的指尖在横笛生轻挑地划着五线谱,自在地谱着自己的旋律。我听着听着,就想起我的妻子,想起了我的父母,想起了我一生所经历的事,他的笛声,让我觉得我的过去就像浮萍一样虚无,记忆也一次一次的欺骗着我,让我失去了斗志,是他的笛声唤醒了我的斗志,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次比赛把这个萧逸传的神乎其神,加上后来的一些国际比赛,萧逸的其他作品也呈现在世人面前,全世界的人终于对这个奇才有了承认,称他为‘笛仙’。

  当然,仅凭音乐技巧还远远难以让这么多的收藏夹对其疯狂地崇拜,因为后来许多人发现了只要听了萧逸吹笛的人,无论是什么病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减弱,可以说,他的笛声让人看到了生的希望!如果要说这个世界什么东西最珍贵,无疑是生命!因为它只有一次!据传,有一位每场坚持听萧逸的演出的患有晚期癌症的忠实粉丝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去,癌细胞活力也很大程度上减弱,医生推测,癌细胞的活性会被压制到他寿终正寝!就这样,不知道是炒作还是什么,萧逸这个名字成为了最接近神的代称。

  “好的,现在我们来开始竞拍,低价一亿,开始叫价!”拍卖支持人兴奋的喊着,眼里冒出精光,丝毫不在乎这件拍品会流拍,也对,这笛子可是“笛仙”的笛子,说不定能解开生命之谜,或许能让人长生不死也不一定呢。

  “一亿一千万”

  “一亿两千万”

  “一亿五千万”

  “两亿”

  ……

  一起起叫价声此起彼伏,看着场面这么火热,拍卖主持人笑容憨厚地继续介绍着拍品,这笛子是‘笛仙’的‘浮生记忆’必不可少的道具啊,它可是有着能让全人类拜托癌症的困扰的奇妙作用,要不是我身家不够和这么多大富豪竞争,我也想下台和你们竞争一下,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话语说的慷慨激昂,脚步更是挪了起来,颇有迫不及待而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这拍卖主持人添油加醋了一番,果然在场场面更加火爆,“十亿!”让人不得不佩服拍卖师的睿智与口才!

  最终“浮生记忆”被一个未知名的女富商给买走了,在众人的羡慕与嫉妒的眼神里怀着笛子走出了拍卖大厅。

  中国,在湖北神农架的一处峡谷里,花开烂漫,漫山遍野的全部都是牵牛花,有黄白相衬的娇懒地伸着懒腰的,有完完全全纯洁无暇的白色牵牛花花边绽放,贪婪的吮吸着阳光,但更大多数的是紫色的花朵,沿着山脚慢慢攀沿延伸到了山腰,彻底是紫色的花的海洋。人一走进来,紫色就会侵入人的内心,打破心底防线,完全没有反抗地被俘获身心,这里美得太纯粹了!

  一缕一缕的笛声传了起来,起始时低哑呜咽,后来慢慢变得悠扬起来,连绵不绝。循着花的间隙,追逐着风的脚步在花间游戏。一个青年男子休闲打扮,下身的黑色运动裤,上身一件雪白T恤,样貌也很是普通,显得很平凡。但这笛声并不平凡,紫色花海波涛起伏,迎合着风的抚慰,也和着笛声翩翩起舞起来,扭动着腰肢,一颤一颤地,在风中打起摆子。

  没错,这个男子就是萧逸,轻轻地抚摸着笛子,撕开膜孔的片膜,指尖一个挨一个地感受着笛孔的生命,温情异常,仿佛是在轻抚着情人的脸颊。“‘浮生记忆’么?哼,他们怎么会有我的笛子,”低下头来,顺着笛子的流线左手划了一下,“我就算抛弃了全世界,也不会抛弃你的。”

  说起来,萧逸的身世自己也不知道,好像他和孙猴子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他从小就跟随着一个老道士生活,另外他对于音乐有着超乎寻常的嗜好,至于乐器百般为何他只选笛子,这完全是一种天生直觉。还记得萧逸三岁时,老道士给了他十多种乐器去挑选,他没有道理的一只小手就抓住了笛子,没有选比笛子更高雅的萧,没有选音色更为悠扬的古筝古琴,只是选了笛子!

  更令人意外的是,萧逸并不算聪明绝顶,学习能力也只是属于中等,但是关于笛子方面的领悟却是惊人,才学了几年就远超许多音乐宗师,又开始自己创造曲谱,自己随心而奏。在萧逸十五岁的时候,老道士去世了,自小与老道士相依为命的萧逸感觉生命一下空了许多,想起了十五年的过往,终于,“浮生记忆”问世了,它蕴含了萧逸对老道士的怀念,还颇有点人生如浮萍的味道,有点看透人生的意思。

  看着手中的笛子,老道士和蔼的音容仿佛又出现在了面前。十八年前,没有老道士把他抱回来,或许他已经饿死冻死了,是老道士教他做人的道理,教他读书识字,明辨是非。还是老道士教他吹笛子,将他引入了音乐那种奇妙的世界。眼眶仿佛模糊了起来,眼角崚钺,泪水模糊了视线。

  每个人心底最深处都有自己最在乎的人,而老道士目前在萧逸心里的地位简直比亲生父母还要深,毕竟无论是哪个人在自己幼年就把自己当儿子一样保护疼爱的话,纵是魔头也会有情的!轻轻地抬起微颤的指尖暗扣上六个笛孔上,嘴唇抵触着吹孔,“呜呜…呜……”的声音撕咽起来,缓缓向山谷散开,其声若春菊秋松,华茂丛开,又似泗水临门,宾客尽散。人生的聚散离合仿佛随着这笛声被渲染胭开,浮生中的记忆也在这里浅笑陌然,轻舞飞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