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流年撒碎梦

流年撒碎梦

肖兵 著

完本免费

  流年撒碎梦是由作者肖兵所著的一部武侠类小说。家里有最上等的好酒,但他却只能够偷偷藏在自己的寝室里喝劣质、很辣的烧酒,只能够来烫洗碗的酒……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这是一个月色皎洁的夏日晚上,已经是二更,大理城北门步行街先锋镖行,精疲力竭的客人都已进入睡梦中,一样的南宫飞石自是早已睡下。但现在,他却完全没有睡意。他并不是不知道这原因,他还是想试一试这一个味道从来不喝酒的青年,没醉过。因此,他后来鼓起自信,从外面偷来了酒。
  家里有最上等的好酒,但他却只能够偷偷藏在自己的寝室里喝劣质、很辣的烧酒,只能够来烫洗碗的酒。由于他不可以让人瞧见他在喝酒。更怕其他人问他是什么原因要偷酒喝。由于他的痛苦绝不可以告知其他人。说出来也肯定不会有人可怜,而只能够遭受到嘲笑。因此,他只能够将心里面的痛苦混合着劣酒酒吞下肚去。
  杯中又没酒了。他刚刚抓起酒壶,突然听见玻璃窗外一个声音叹道:"哎,憋屈呀,憋屈!"南宫飞石一吓:"是哪个"听声音这一个不速之客是个根本不知道的人,并且还是北面语言,南宫飞石虽已有了一些酒意,但还没有所有丢掉警觉,拿出宝刀,接着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拉开了门原来是个既矮又挫的青年。一个从没见过的青年。他身穿浑身黑衣,跟黑衣的南宫飞石形成强烈的反差。一个挺拔英俊,一个又矮又丑。但他也不为自己形象猥琐感受到自卑,对前面的利刀根本视而没看见,这一个从容的气概却又让人没有自信轻视。
  那矮个道:"假如大人非常在意其他人的姓名,那我就叫乾子木吧。想到大人每日只能够借酒浇愁,在下实在看不下去,因此想要在意大人。"南宫飞石一直嘲笑:"谁借酒消愁了?"乾子木道:"对呀,在许多人眼里:痛苦跟你一些都不相干。"
  南宫飞石嘲笑。
  乾子木又道:"你有一

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6/21

免费阅读

  流年撒碎梦是由作者肖兵所著的一部武侠类小说。家里有最上等的好酒,但他却只能够偷偷藏在自己的寝室里喝劣质、很辣的烧酒,只能够来烫洗碗的酒……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流年撒碎梦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

  年少的我们都崇尚自由,渴望爱情。我们对自由向往,对爱情憧憬。幻想自己今后发生的事情。可是当真正遇见爱情之后,幻想和现实却有着差距。爱情修的圆满不是单一靠幻想才可以的,还要靠生活上的领悟。只有这样的爱情才会如花儿一般美丽。

  流年撒碎梦相关标签:武侠,古装,江湖

免费阅读

  第一章内容

  这是一个月色皎洁的夏日晚上,已经是二更,大理城北门步行街先锋镖行,精疲力竭的客人都已进入睡梦中,一样的南宫飞石自是早已睡下。但现在,他却完全没有睡意。他并不是不知道这原因,他还是想试一试这一个味道从来不喝酒的青年,没醉过。因此,他后来鼓起自信,从外面偷来了酒。 家里有最上等的好酒,但他却只能够偷偷藏在自己的寝室里喝劣质、很辣的烧酒,只能够来烫洗碗的酒。由于他不可以让人瞧见他在喝酒。更怕其他人问他是什么原因要偷酒喝。由于他的痛苦绝不可以告知其他人。说出来也肯定不会有人可怜,而只能够遭受到嘲笑。

  因此,他只能够将心里面的痛苦混合着劣酒酒吞下肚去。 杯中又没酒了。他刚刚抓起酒壶,突然听见玻璃窗外一个声音叹道:"哎,憋屈呀,憋屈!"南宫飞石一吓:"是哪个"听声音这一个不速之客是个根本不知道的人,并且还是北面语言,南宫飞石虽已有了一些酒意,但还没有所有丢掉警觉,拿出宝刀,接着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拉开了门原来是个既矮又挫的青年。一个从没见过的青年。他身穿浑身黑衣,跟黑衣的南宫飞石形成强烈的反差。一个挺拔英俊,一个又矮又丑。

  但他也不为自己形象猥琐感受到自卑,对前面的利刀根本视而没看见,这一个从容的气概却又让人没有自信轻视。 那矮个道:"假如大人非常在意其他人的姓名,那我就叫乾子木吧。想到大人每日只能够借酒浇愁,在下实在看不下去,因此想要在意大人。"南宫飞石一直嘲笑:"谁借酒消愁了?"乾子木道:"对呀,在许多人眼里:痛苦跟你一些都不相干。" 南宫飞石嘲笑。 乾子木又道:"你有一个伟大的父亲,从白手起家到家财万贯,南宫家今日所有的物品,全是您父亲南宫总镖主凭一对铁拳打出来的!南宫家的先锋镖行刚开门时,仅仅只有五个镖师,九名送镖的。今日经过二十年的努力,早已发展到拥有四千九百名镖师,分布四十多家的大镖行!"他象背书一个样子说着南宫家的事,貌似他才是南宫千木的孩子。 "今日您父亲早已慢慢老迈,而你又是独子,南宫家的家业掉到你南宫飞石身上仅仅是早晚的事。你的未来是无限的。

  其他的人要想得到你拥有的所有,起码得努力二十年!不清楚有多少忌妒得要死!有几个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你?但这个时候你却只能够偷偷地喝这一个下等的酒,流着羞辱的眼泪喝这一个下人喝的酒!" 南宫飞石被惹怒了:"你究竟是谁!?" "我叫乾子木。大人貌似也太健忘了。" 南宫飞石一下子语塞。乾子木又接着说道:"你南宫飞石完全每一个样子要求都比司徒密磊强。你不只富有,并且英俊,而司徒密磊又黑又矮,并且还有那么一些丑。你是将来的镖行主子,而他只仅仅贵镖行的一名一般的镖师。完全没法比。你的堂妹即司徒家堡的二女孩司徒月却偏偏看走了眼,喜欢上了司徒密磊,而不是你南宫飞石!这不只让你生气,并且感受到屈辱。你巴不得找个借口让父亲赶走司徒密磊,却羞于开口,且骇怕司徒月会更加看不上你! "并且,你也知道:你父亲是决不会扫司徒密磊出去的。因为司徒密磊的爹娘都是为南宫家而牺牲的。尽管走镖的本身就真的是过的刀头打滚的时间,死伤难以避开,但您父亲却是一个特别注重良心的人。哪怕是司徒密磊有那样的一天残废了,再也不可认为你们南宫家工作了,您父亲也决不会扫他出去!也正由于他是这个样子独自,因此才深得所有人的拥护,南宫家的镖行才会变成今日这个样子的规模,因此咱们的南宫飞石南宫少爷就仅仅只有偷偷地喝酒,偷偷地流泪,偷偷地生气,偷偷地自卑!"

  南宫飞石怒吼道:"你再说,老子剁了你!"乾子木稍稍道:"你杀了我吧。谁叫咱俩朋友?我就知道:象你这一个样子的大哥儿,对朋友凶横,只会损害朋友。""咱们什么时候交的朋友?"南宫飞石大笑。 乾子木笑笑道:"也许我还不可以就真的是你的朋友。但是我能给你所有。""所有?"乾子木道:"南宫大人只需要肯花钱,乾某就能让你的所有愿望变成现实。就算你的愿望非常荒妙,也没有联系。" 南宫飞石瞪大了眼睛,盯着乾子木瞧了好几遍,认为他不是在说着玩后用冰冷的语言说道:"你有这么大能耐?"乾子木道:"我知道你这个时候最想得到什么。你有钱,是什么原因不尝试一次?即便上当了,也不会用完你们南宫家的家底。" "你为功夫会知到我这个时候最想要什么!"南宫飞石本想大声喊出来,但后来憋住,他怕彼此说出司徒月的芳名。纠结了过了一会,他后来问道:"多少钱啊?"乾子木道:"这就将瞧你要的物品值多少。但是,最低五百两。"乾子木又道:"在下向南宫大人担保:南宫大人只需要花了钱,绝对物有所值。并且,咱们间的交易永久不会外泄,大人和南宫家的声誉百分之百不会受损。" 南宫飞石最终的壁垒被攻破了,他下定主意要试一次:"八百两。怎么样?" "明天午后,大人请到幻梦楼。"

  黄昏。南宫飞石按约来到幻梦楼。幻梦楼是一个客店。 乾子木没在大堂里。南宫飞石正不清楚去哪。这个时候店小二早已过来招呼道:"这一位客官,楼上有请。"。南宫飞石心里面一动,便跟随他向楼上跑去。 一楼共有八个雅间,这之中三个房间里有女人声。南宫飞石攒了攒眉,那店小二突然压小声音说道:"有一个顾客在楼上最里头那间房间。他与我详细说了大人的样貌。"南宫飞石"哦"了一下,也没有多说话,便独自向楼上跑去。 南宫飞石轻步来到过道顶头那间房间前伸出手来敲门。门开了一条小缝,不是里头的人开的,而是门没完全锁好。南宫飞石干咳两声,低声道:"乾兄,我来了。"房间里没有人承诺,也没有那么一些动作,南宫飞石的确是没有自信有一些纳罕,推走门。但里头哪里会有乾子木的影子? 只看见房间里亮光有一些黝暗,玻璃窗帘根本掩上,也没有那么一些灯烛,一张木床,床上躺着位女孩,脸向着里头墙面,房间里点着一炉香,使女人瞧起来有一些奇妙。 南宫飞石瞧了一会那一对绣花鞋,心里面忽有所悟:"这鞋子是堂妹的谁。难不行这个是堂妹?难道乾子木就真的是要我因此他故意逃避了?"他心里面突突乱跳,焦急、振奋、惶恐、难为情各种感情一齐涌上心间。却没有自信唐突进房子,发了一会傻,才问道:"堂妹,是你么?"床上女人没有反应。也不清楚是没听到还是在难为情? 南宫飞石又慢慢的喊了两声,仍旧没看见答复。遽然有悟:"啊,堂妹定是中了乾子木的招!不然她怎么也许乖乖地跟乾子木来这里!这乾子木果真有一些能耐,竟然能到暗箭闻名的司徒家堡去把司徒家的二女孩搞到这一个地方来!" 这时南宫飞石心里面又是振奋又是惶恐。:"不论怎样,先进去再说。"大着胆量走到了床前,尽管已有把握彼此就在昏睡,但他还是问:"堂妹,你在睡吗?"见她不答,便在床沿坐下了。 原本来时他还有一些焦急和难为情,甚至有一些后悔不应该让乾子木出头。

  路上他早已做可以了被回绝甚至做好挖苦的心理预备,并把自己要说的话在心里面反复"复习"了许多遍。今日这光景,却太意外,预备好的语言完全没有出口的机会。他这个时候才知道乾子木是要他用这一个样子的办法得到她!他心里面的确是没有自信自嘲的笑。"难不行在他眼里,男女之喜欢就真的是这一个样子吗? 这个时候怎么办?南宫飞石倒有那么一些困惑无措了。若没有声音地离别,却又有那么一些不情愿。他正是动乱年龄,在这一个样子的光景中与自己羡慕的梦境里爱人相会,怎能不动心的?心目中强烈地搏斗了一会后,后来还是情欲占了上风。爽快就依乾子木的意义!她如果装睡,我跟她说心里面话!" 鼓足自信伸出手来便去揭盖在司徒月身上的薄被。揭开后,他整个人便惊傻了床单里的司徒月竟然是光着着的!并且白花花的背上有一条划口!划口一直从后心到腰间。

  接着之所以是划口,因为伤口非常小。任何人瞧见,都能瞧出那是利器伤的!谁有这一个样子一把利器?南宫飞石突然想起:父亲送他做生辰礼物的那把砍石头如切豆制品的"冷酷刀"! 南宫飞石傻了一会,才翻过那裸体女人的身体,一看,果的确是堂妹司徒月。她的身躯早已冰凉。显然早已死掉过了一会了。"是谁杀了司徒月?是不是乾子木?他是什么原因要这一个样子做?"南宫飞石浑身战抖。他隐约感受到自己钻入了一个骇怕的陷进中。 这个时候楼梯里传来了独自登楼的步伐声。南宫飞石感受到意外的心中一吓,自已虽然不是嫌疑人,但这个时候这状况说得清晰吗?如果其他人问他,他该怎么样置答?听到那步伐声早已到了楼梯口,再也比较少想,抓紧拉下床单掩住司徒月的尸体,贴近接着门缝往外张。

  想要在线全文免费阅读流年撒碎梦,请点击下方相应链接下载客户端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