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冰魄传说

冰魄传说

武力 著

完本免费

冰魄传说是由作者武力所著,讲述的是主角赫鲁假装成一位普通商人隐藏在盗贼中,这其中会有什么样的秘密呢,又会有怎样的际遇,是人性与兽性,还是正义与邪恶,想知道主角赫鲁为什么会这样做吗?点击阅读本文。

2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6/21

免费阅读

冰魄传说是由作者武力所著,讲述的是主角赫鲁假装成一位普通商人隐藏在盗贼中,这其中会有什么样的秘密呢,又会有怎样的际遇,是人性与兽性,还是正义与邪恶,想知道主角赫鲁为什么会这样做吗?点击阅读本文。

冰魄传说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简介

赫鲁原本是一个强盗,在这个魔力肆虐的时代,看他如何成为一代强者。

冰魄传说标签:奇幻,奇遇,异能,魔法,爱情

免费阅读

  光天化日之下。

  一群盗贼闯了进来。

  只见盗贼首领一挥手,那些盗贼喽喽便兴奋的呼喊着冲入一个个屋子中,把小村村民一个个拉出屋外。

  一个老人刚刚走出两步,便被他身后的一个盗贼凶狠的一脚蹬在背上,抢倒在地上,摔的满脸都是鲜血。

  他们推嚷着踢打着把所有村民都集中在一起,所有村民都一脸恐慌的望着突然闯入村庄的盗贼。

  忽然间,一个喽喽冲入赫鲁几人所在的房间,看到赫鲁几人身上的穿着打扮,两眼一亮,大声喜道:“啊哈!伙计们!快过来!快看哪!我看到了什么!这个村庄里面竟然让我们逮到了几个商人!”

  这个喽喽的一声呼喊,果然四五个财迷心窍的几个家伙乐哈哈的冲到赫鲁这边。

  “噢!神那!你真是太幸运了!快!快点儿把他们赶过去!”一个盗贼大喊道:“让首领看看我们找到了什么人!这次我们可是能够小发一笔了!”

  “走!快点走,他妈的!快点儿给老子出来!”另外一个盗贼喽喽心急着大吼道。

  “我要杀了这些混蛋!”安格斯两眼怒睁道。

  “给我冷静点儿!”赫鲁一把拉住安格斯道:“我们先看看情况!不要轻举妄动!看看这群盗贼有没有可以利用之处。”

  赫鲁的眼睛飞转,心中盘算开来……

  “快给老子走!”这时,一个喽喽一脚蹬在埃尔维斯屁股上,道:“小心老子一刀砍死你!”

  埃尔维斯嗖的转身,两眼狠狠瞪着那名喽喽,深深把那喽喽的模样印在脑中。内心狠狠道:小样儿!给老子等着瞧,老子一会儿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如果不是赫鲁刚刚吩咐一定要忍着,埃尔维斯绝对不会这样轻易放过这个连斗气都没有修炼过的盗贼喽喽。

  在一堆盗贼喽喽推攘下,赫鲁六人被带到那盗贼首领跟前。克雷自从进入西南行省便把那特别显眼的魔法袍换下来,穿上了一件普通商人穿戴的衣服。

  因此,整个小村的村民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年迈的老头儿居然是来自帝国的一位伟大的土系魔导师,看起来平和慈祥,但是他的身体内却拥有强大的杀伤力。

  “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见到商人,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说吧,带来了多少金币,统统交出来,或许我还会看在金币的面子上,让你们几个家伙滚出这里!”盗贼首领挥舞着手里的战刀比划着,斜坐在兽马上,显然没把赫鲁他们当回事!

  “探头探脑的看什么?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识相的把金币都交出来,”盗贼首领手中战刀指着赫鲁冷道。

  埃尔维斯五人眼中充满了火热和激动,紧紧盯地着赫鲁,在他们心里这个盗贼头领己经是一个死人,只要赫鲁一声令下,马上盗贼们的脑袋都将是滚地的葫芦。

  出人意料的是赫鲁并没有选择屠杀,而是笑呵呵的将身上的金币袋扔给盗贼头领,这还不算什么,他还招呼埃尔维斯等人也这么办。

  有没有搞错,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埃尔维斯不情愿的扔出金币,他不停地咳嗽着,感觉嗓子眼儿里总有口痰咳不出来。

  老大的决定永远是对的,与埃尔维斯不同米奇对赫鲁的话严听计众,在他心里赫鲁的地位早己经超越了神,英明神武,所向无敌……

  “哈哈哈哈,算你小子实相,嗯,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有钱。”

  盗贼头领两眼射出一道贪婪的光芒,扫视着赫鲁几人。

  “奶奶的,用不了多久就有你好果子吃了。”赫鲁心里骂着,脸上却笑呵呵的说道:“老大您赏脸,小的怎么能不全部奉上口袋里的钱呢?小的对老大您的威名可是久仰己久了!”

  “哦,你也听说过我刀狂的名号吗?”盗贼头领得意的一晃手中战刀。

  我听过你是头猪!什么刀狂剑狂的,赫鲁可没听过说,不过竟然这家伙自己说出来了,就顺杆爬吧。

  还没等他开口,米奇一脸媚笑接口道:“是啊,是啊,我们早就知说老大您的威名了,宝刀一出,尸横遍野所向无敌啊。”

  赫鲁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还真是块拍马屁的料,否则就凭他一个人,想要取得刀狂的信任,恐怕要费些时间。

  赫鲁的主意己定,众人当然随声附和,到最后连克雷也加入了忽悠大军,直把盗贼老大忽悠的连北都找不着了,嘴裂的像瓢一样,一个劲儿的点头。

  “老大,请收下我们吧,我们仰慕老大您的威名,愿马革裹尸,誓死相随!”米奇看时机差不多了,抢在赫鲁前说出了这句话。

  “你们?”盗贼老大打量了几眼米奇,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头目,如果只是收留一个人,他还可以做主,可是一次性收六个,万一混进了奸细,恐怕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他了。

  “这个问题有点困难,听你们的口声,不像是本地人?”

  “我们几个是杀了人才逃到这的,本是仰慕您的威名,想跟着您干一番大事业,没想到……”赫鲁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盗贼老大眼珠乱转,想了半天才大手一挥道:“好,就冲你这句话,我今天就收了你们,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我刀狂的兄弟!”

  “多谢老大……”米奇露出一副感动的一塌糊涂的模样,竟然硬是挤出了几滴感动的眼泪。

  “我靠,这小子看来有当演员的资质,说哭就哭,还算个他妈的人才。”赫鲁心中暗笑。

  “众兄弟们,现在随着老大我一起尽情的抢掠吧,遇到反抗的就杀,如果顺从的就饶他们狗命。记住别离我太远,你们刚刚入伙,别被自家兄弟给误伤了。”刀狂说着话,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跟上,先混进去在说。”赫鲁低声吩咐了一句,紧紧跟了上去。

  计划没有变化快,原来准备先让安格斯和埃尔维斯打入敌人内部的计划暂时搁浅,现在改为六人同去啦!

  这群盗贼心真够狠的,烧杀抢夺,绝不留情,好几次克雷都忍不住想要冲上去阻止他们,都被赫鲁给拦了下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过着的血佣兵生涯的赫鲁对这一点相当清楚,现在虽然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救下了这些村民,但盗贼团不除,这里就永无安宁。

  要么不做,做了就要做的彻底,一次将他们全根拔出。赫鲁眼中闪出一丝残狠,对四周的杀戮视而不见。好在村民们都已逆来顺受惯啦,遇到强敌根本就不敢反抗,所以死伤的情况极少。

  看着地面上几个刚才稍有反抗而被盗贼们杀死的年轻人的尸体,除了米奇这个下人之外,五个人平常可都是以保护老百姓为己任的,早就被气的牙痒痒了。

  要不是慑于赫鲁的威严,早就把这这些个小毛贼杀个片甲不留了,米奇倒是被这种残酷的场面吓得张大了嘴巴一句话 也说不出来,五个人则都闭上了眼睛。

  既然不能管,又何必看呢?

  刀狂来到已经蜷缩到一起的村民身边,豁然从人群中拉出一个约莫有七八岁的小男孩,“砰”的一声把小男孩扔到赫鲁的面前。小男孩被摔疼了,就在距离赫鲁面前半米处的距离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们几个既然想跟我,现在就过第一关,把这个小兔崽子杀喽,算你们的投名状!”刀狂一脸邪恶地看着赫鲁,这明显是对赫鲁的一个考验。

  几个人哪里还能忍受,以前放肆也就罢了,这可真是骑在头上拉屎了,想到这里操家伙就要上。

  “嘿嘿!谢谢老大给我们这个机会,以前我们那是误杀,那种感觉就很刺激,故意杀人肯定更过瘾,是不是?兄弟们!”赫鲁一脸陪笑地看着刀狂,接着又转过脸看了看身后的五个人,那脸色立刻就像是冰霜一样。

  “你们五个谁他奶奶的给爷乱动,爷让你们生不如死,都给爷消停点儿,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才是赫鲁的真正意思。

  看着赫鲁严肃的表情,五个人放松了紧握着兵器的手。

  赫鲁转过脸,又送给刀狂一脸猥琐的笑容,然后一步一步向摔在地上还在哭泣的小男孩走去,小男孩依旧只是在大哭着,却不知道死神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嘿嘿!老大,您知道什么杀人的法子最有趣,最痛苦吗?”赫鲁站在小男孩的身边,诡笑地看着刀狂。

  “管他娘的什么方法,只要能杀死人就行啦,反正到最后都一样是尸体。”刀狂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赫鲁。

  “嘿嘿!老大消消气,这杀人可是一门大学问,也是一门艺术。前些日子,小的偶然得到了一本《杀人技术攻略》,其中有一种方法是比较痛苦和残忍的,那就是活埋啊!只有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死者才会充分地体会到死亡的恐惧,今天就让小弟来示范给老大看。”赫鲁越说表情越痴狂,好像已陷入了杀人的兴奋中。

  村民们瑟瑟发抖着,他们心中是无法明白怎么赫鲁这么一个和蔼的人,会变的这么可怕,孩子的亲人几乎没有一个还能哭出声来的,都在巨大的伤痛之下,晕了过去。

  安格斯等三人脸上出现了一丝犹疑,就算演戏也不必如此认真吧!无疑,赫鲁是拥有绝对力量的,以他们六人的实力,屠杀这几百名小喽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用的着这么做吗?

  但克雷和米奇的想法却也他们两个不一致,克雷虽然是科学狂人,但他的智力绝对是一流的,几乎不用动脑筋就知道赫鲁想做什么,他是土系魔法师,当然知道活埋不会死人,甚至他还饶有兴致地看赫鲁表演。

  克雷对这个法神的弟子是比较崇拜的,智慧而且灵动,开始他是为了结识强大的法神,但现在他发现与赫鲁相交并不吃亏,这个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给他无尽的惊喜。

  米奇的眼中充满了泪水,甚至他有些呜咽啦!当然他绝对不是同情即将被活埋的小孩!

  “绝!少爷真他妈的绝啦!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有智慧呢?真是……五体投地,服啦!”米奇并不知道赫鲁要做什么,但他坚信赫鲁根本不是残狠之人,肯定会有什么办法既取信于盗贼,又能不让小孩受到伤害。

  前世的佣兵经验告诉赫鲁,他必须在刀狂心中刻下一个残忍的印记,在众盗贼心里竖立起一个“良好”盗贼形象。

  你别说,这招还真管用,赫鲁的一阵滔天忽悠,把刀狂的后背忽悠出了一阵冷汗,觉得赫鲁这小子,别看是个商人,可是还真天生就是做盗贼的材料,够狠,够毒,够阴。

  刀狂眯着眼睛准备看赫鲁的表演,而诸盗贼都陷入了疯狂之中,没有比残杀更令他们兴奋的事儿啦。

  赫鲁四顾之下,早已对场中形势了如指掌,他知道他的奸计得逞了。

  他昂首挺胸,走到最近的一个草屋边,顺手提起一把生了锈的铁锹,放在手里掂了掂,嘴笑流出了一丝笑意。

  他慢慢地走回小男孩面前示威似地晃了晃,在小男孩的哭声中,在众人注视之下,一锹一锹地挖起坑来。

  惊叫,尖叫,嚎叫……粗重的呼吸声,纷乱地以赫鲁为中心张扬开来,赫鲁若无所觉,嘴里不停地讲解着他的《杀人技术攻略》……

  很快,赫鲁就挖好了一个刚好能把小男孩放下的坑,飞起一脚把小男孩踢到坑中,紧接着又一锹一锹地把刚才挖出来的土填到坑中,起初小男孩还有些抗拒,赫鲁“咣”地一铁锹拍到了小男孩的头上,小男孩应声而倒……

  那力量足以将一个成人的头颅给拍碎,何况是一个小孩子呢?

  所有人都被赫鲁的那一铁锹击的心头狂震,这不他娘的就是一个恶魔吗,对小孩都这么残忍?

  赫鲁一边把土往坑里填,嘴角还一边在笑,好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一般,没多久,坑就填平了,小男孩也没有了动静!

  “嘿嘿!老大,搞定了,您看看您还满意吗?您要是不满意,我再把尸体挖出来鞭尸八百遍,把头砍下来挂树上,把肉剔下来做人肉叉烧包,那味道绝对比与处女做爱还爽呢。自从三年前误杀那人吃过以后,小的一直渴望着能够再吃一次……”

  我靠,那还能叫误杀!

  赫鲁说着说着,竟把眼睛闭上了,好像沉醉在了自己的人肉世界中。

  当赫鲁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刀狂已经从马上滚了下来,周围的人也没有一个站着的了,都弯腰狂吐起来,恨不得要把自己昨天吃下的已经变成大便的饭给吐出来。

  刀狂让那些小喽啰把抢来的东西放到兽马上,赫鲁六人跟在马队后面,缓缓而行,谁都距离赫鲁远远的,有些人一想赫鲁的话还会吐。

  “怎么样?米奇!少爷的演技不比你差吧?”赫鲁看着米奇得意洋洋的笑着。

  米奇偷偷地竖起了大拇指,示意少爷果然高明,克雷是一脸微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安格斯三人脸色不是太好,小男孩被活埋的事儿在他们心底留下了阴影。

  听了赫鲁绘声绘色的人肉叉烧包大餐,晚饭这些盗贼也没什么心情吃饭,只是一个劲儿地喝酒,好让自己醉死,好去忘却赫鲁放的臭屁。

  天色已经到了半夜,所有的盗贼都睡着了。由于是第一天来到这个盗贼团,刀狂便让赫鲁六个人睡在一个帐篷里。

  所有人都睡了,可是赫鲁没有睡。赫鲁轻悄悄地摸出帐篷外,悄无声息地走出营地,然后便使出控金术,脚下踩着两枚金币,飞快地向下午的村庄飞奔而去。

  克雷人老成精,不需要赫鲁暗示,他就留下米奇一人在帐中,拉着安格斯等三人起身,尾随赫鲁而去,他要让这三个人看看赫鲁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大约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赫鲁就回到了下午他活埋小孩子的地方。

  克雷四人动作也不慢,在克雷的遁土大法之下,四人几乎是与赫鲁前后脚就到了。他们四人伏在距赫鲁足有一公里以外,防止赫鲁发现他们。

  “克雷魔导师,您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来看老大鞭尸吗?”安格斯不解地问道。

  “慢慢看,赫鲁的行为会说明一切!”克雷开始打哑迷啦。

  在四人偷偷注视下,只见赫鲁双手对着前面的大地双手一抖,沙土迅速向两边飞散而去,地上出现一个大坑。

  赫鲁的手一抬,只见刚才大坑中缓缓升起一个两米见方的大土球……

  刚才的轰隆声,把所有的村民都惊醒了,看到又是赫鲁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来了,村民们都手里握着镐头和锄头团团把赫鲁围了起来。

  “这个禽兽杀了我的儿子,亏我们这么多天对他们的照顾,简直是禽兽不如,我们打死他。”一个好像疯了一样的女人率先把手中的铁锹扔向了赫鲁。

  赫鲁感受着空气中金属气息的强烈,在伸手把大土球托起的同时,控金术使出,那些朝着赫鲁飞来的各种铁质农具在距离赫鲁还有半米的地方嘎然而止,凝结在了空中。

  赫鲁微微一笑,双手一掰,空中的那个大土球一下子就从中间裂开了。这时从土球中掉出了一个小孩,一个小男孩,正是下午赫鲁活埋的那个小男孩。

  小孩翻身落地,居然直直地站在那里,看样子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而那些凝结在空中的铁质农具却应声掉在了地上。

  这时那个疯了一样的女人,嚎叫着冲过去把小男孩抱起……

  小男孩却从他妈妈的怀里挣脱出来,活蹦乱跳地来到赫鲁的面前,用自己的小手握住了赫鲁的大手。

  “谢谢叔叔下午救了我!”小男孩睁着大大的眼睛说。

  “呵呵!小屁孩,谢什么呀,难不成让我一个大人欺负你一个小孩?不过……你还真是挺聪明的,懂得随机应变了,像个小男人了。”赫鲁咧嘴笑道。

  村民们都一个个傻在了那里,不明白怎么回儿事……

  赫鲁抱着小男孩盘膝坐下,和村民们攀谈了起来,事情的真相这才浮现在众人的面前。

  赫鲁在土下为小男孩创造一个密闭的空间,又留下了能够让他呼吸的小洞,当然这洞是不会被人发现的。其实村民也曾在盗贼离开时挖过这里,不过这里的土已被赫鲁以厚土玄妙大法给凝住了,他们怎么也挖不动。

  做戏做全套吗,赫鲁也是以防万一。

  桌子上是难得一切的南方行省出产的玉观音热茶,飘香四溢,这香味怎么有些甜腻呢?

  刀狂的对面,坐着一个一身火红色衣服的人,只不过看那人的身形倒是瘦小一些,面上还罩着面纱。

  “火云使者,这次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贵干?我们可是一直遵守着火云邪神的命令。”刀狂举起茶杯陪笑道。

  果然是火云盗贼团!

  赫鲁现在可以确定啦,因为火云使者是火云盗贼团特有。

  “呼”的一声,一团细小的火苗直射刀狂的茶杯,在穿过酒杯后,烧着了刀狂的络腮胡子。

  刀狂身体飘动,在闪躲间,“啪啪”两声,那人的动作更快,已经给了刀狂两个耳光。

  赫鲁心中也是惊讶的很,从这个人的身上,他感到一股强大的魔法力量,至少已经达到了四星大魔法师的境界,看到他释放那个火球术,几乎没念什么咒语就信手而来了,看来修炼的是火系魔法。

  要知道,能把火球术集约成一细火苗的手法,可不是一般魔法师就能做到的。

  刀狂三星大剑师的实力在此人的面前居然没有还手的力量,刀狂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知道愤怒的结果就是死亡。

  刀狂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刀狂失言啦,火云使者何必生气呢?来来来,喝杯茶消消火气。”

  那个人根本不买刀狂的帐,伸手把刀狂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上,冷冷说道:“飓风盗贼团真是太狂妄啦,你也是吃了豹子胆,在火云邪神的地头上,居然敢不经过她老人家的同意就动手做买卖,既然知道规矩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嘎嘎,面纱后边传来的是居然是少女的声音!

  赫鲁顿觉心中一热,以他的佣兵经验判断,这么狂野的小野猫,肯定是很有滋味的。只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如果是个美人儿,不妨考虑共度良宵!

  刀狂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他当然知道火云邪神的规矩,擅自做买卖的惩罚是要付出两条腿的代价,他知道这次真的不能善了啦!

  刀狂眼珠一转,翻身跪倒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道:“邪神圣明,使者开恩!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次打的谷场就当小人孝敬邪神的了。”

  火云使者的声音仍是那般地冰冷,她怒哼道:“规矩不能乱,你自己动手还是我亲自动手?”

  刀狂眼珠再度狂转,眼前的情形已无商量的余地了,看来这双腿是肯定保不住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使者个交待……只是请使者不要再为难我手下的弟兄啦!”说完,刀狂豪气冲天地从腰间抽出他的双刀,毫不犹豫地向他自己的腿上斩去。

  赫鲁嘴角一撇,很不悄刀狂的做做,他是佣兵,是刀口舔血搏杀出来的,以他对刀狂这人的判断,感觉到他不可能这么甘心屈服,要知道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他一个堂堂的盗贼头目?

  望着火云使者眼中流转出来的得意,赫鲁心中暗道,英雄救美的机会再次到来!

  果不其然,刀狂的刀锋突然倒转,一把刀呼啸着旋向火云使者,而另一把刀则是悄无声息地飞到了帐外……

  帐篷外的盗贼们一看到刀狂的刀很突兀地飞了出来,立刻全员皆动,事前他们早已按刀狂吩咐做好了应变的准备。

  火云使者带来的那队红衣人脚下的土地突然陷落,他们的身体刚要借势而起,可是头上却罩下来了一张网,网上“丁零当啷”挂着一些尖刺,泛着寒光,显然是染了巨毒……

  几乎在转瞬之间,刀狂的属下就控制了形势,这并不是说他们的武力有多高,只能说是他们有所准备,而且出了阴招。火云邪神的属下高高在上的做惯啦,仓促之下居然全军覆没啦!

  帐内。

  火云使者看到刀光向她飞来,刚要使用魔法火球来来抵挡,却骇然发现她浑身施展不出一点的魔法,而且一点力气也没有啦。

  “这是怎么回事?”火云使者失声叫道。

  刀狂身体飙射而出,左手抓回飞旋的单刀,右手已经把火云使者揽入了怀中,一脸淫笑接口道:“奶奶个熊的,这可是你逼老子这么做的,你以为老子的这双腿有这么容易拿吗?听说火云邪神和火云使者都是天仙般的女子,而且从生到死都是处女之身,面容都没被别人看过,今天老子就要破你的处女之身,等老子爽够了再让兄弟们尝尝鲜。”

  火云使者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声音有些高吭地叫道:“邪神不会放过你的,她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刀狂大笑道:“哈哈哈……生不如死的人是有,不过不是我,是你!老子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你以为一直就靠火云邪神这个老太婆,每次打谷场,给邪神三成,可是我给飓风四成,我自己只要三成,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翻身,你觉得火云邪神会为了一个火云使者和飓风盗贼团翻脸吗?

  别傻了,我的小心肝儿,今晚你把大爷我伺候好了,明天我会放你回去的,一会儿你中的“淫贱不能移”就应该发作了,我倒是真想看看你发起骚来的样子,这次我就尝尝一炮一宿的滋味,很多年没碰过这么美丽的小女人啦。”

  火云使者惊叫起来,她惊惧着她即将到来的命运,因为她早就听到过这种罕见的催情药!

  淫贱不能移是一种烈性春药,只对女人起作用,无色无味,起初中毒的症状是浑身软弱无力,然后就是身体里那股原始的欲望爆发,疯狂地与人做爱,直到药效下去为止。

  刀狂刚才正是将“淫贱不能移”放入了茶中,虽然火云使者并没有饮用,但是飘散在空气中的香气已经足以令任何女人迷失自我。

  地下的赫鲁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脑袋中的思绪飞闪着,火云邪神,飓风盗贼团,火云使者,刀狂,下午的残忍抢劫,他的行省,很快便有一个计划在自己的脑海中诞生了。

  就在刀狂的手伸向火云使者脸上的面巾的一瞬间,赫鲁出手啦!

  赫鲁身体倏然从大地中钻出,控金术破空而起,只见刀狂已经插入到刀鞘中的刀陡然飞出。

  刀光只是一闪,已经将刀狂伸向火云使者的左臂齐肩削了下来,鲜血溅湿了火云使者的面纱……面纱后面是惊喜的眼神。

  刀狂由于剧痛,一下子将火云使者推了出去。

  火云使者的身体射飞到空中,赫鲁身体展转间,已经将火云使者抱在了怀中,凑巧的是他的右臂紧紧地勒住了火云使者的胸部,赫鲁感觉就像是碰到了两个球,很有弹性。

  如果没有衣服的话,肯定摸着更爽,胸部这么棒,长得肯定差不了,这么好的女人要是让刀狂给糟蹋了,那可真是天理不容!

  “赫鲁!你他妈的内奸,本来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好鸟,奶奶的……”刀狂破口大骂起来,手中的单刀却已电射着飙向赫鲁。

  “FUCK YOU!狗日的,去你妈的,你他妈的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老子早就想做了你,你的死期到啦~必须把你碎尸万段才能让死者安息!”赫鲁想起下午的事情,一脸愤怒。

  刀狂已痛的说不出话来,他现在才感觉到赫鲁的可怕,这个人明明拥有秒杀的实力,却是一直隐忍着不出手,直到如此关键时刻才给他致使一击,这种耐力真是可怕啊……

  赫鲁温柔地低下头,看着怀中的美女的眼睛笑道:“妹子,看哥哥我替你报仇……”

  刀狂运出了他平生绝技“狂刀乱舞”,斗气催动刀身,形成了漫天的实质刀芒,如雪花般向赫鲁两人撒落。

  “小儿科!呵呵……”赫鲁轻声一笑,手一挥,脚下的土地便大块的掀起,像盾牌一样把赫鲁保护起来,刀气碰到土遁,纷纷散落。

  赫鲁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金币,用手一捻,那硬币便变成了一把精致细薄的飞刀。

  在火云使者诧异的眼神中,赫鲁手一扬,喝道:“小雷飞刀——”金光闪过,围着刀狂的身体转来转去,就像是一条游蛇一样。

  “哈哈!这就是你的小雷飞刀,连给大爷挠痒痒都不够。”刀狂狂燥地暴叫着,手中的刀隐入身体中,快若闪电地向赫鲁攻来,使出了绝招“人刀合一”。

  赫鲁只是微笑地看着刀狂,手中的“小雷飞刀”已没入一片光影之中,口中轻轻向着刀狂吹出一口气……

  帐中徒然飘起一阵微风,刀狂突然停滞在空中,他握着单刀的右手从身上掉了下来,接着就是双腿,然后是身体的各个部分。

  “说要将你碎尸万段,就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赫鲁看着刀狂那睁大的双眼微笑着说。

  “波”一声轻响过后,帐中飘起如烟的血雾,刀狂的身体早已如飘零的残花,四溅着飞散开来。

  万段!

  确实是万段,火云使者仔细地数着,在晃眼之间,她就看到一万块碎片在她的眼前飞舞起来……

  抱着美女的赫鲁,轻轻发挥到帐外,随意地喝道:“诸位兄弟听令,除了穿红色衣服的!全部屠杀,记的一个不要留,痛快大杀吧!”

  一直隐在暗中的克雷五个人,听到赫鲁的话,就像是听到了嫖娼不要钱的消息,立刻兴奋起来,纷纷抄起家伙,或者是魔法或是剑气冲天而起,就连米奇都发着狠冲了出来。

  在下午看到这些盗贼欺负村民,他们心里就窝着一肚子火啦。现在好了,可以尽情释放了,除了实力稍弱的米奇以外,其他四个人根本就是秒杀的收割机,那些实力很弱的小喽啰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四个人像是砍草一样就把他们都解决了。

  埃尔维斯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下午踢他屁股的那个臭小子。

  埃尔维斯伸出大手,一下子把那小子提到空中,大骂道:“操你妈的,下午你不是挺吊的吗?居然还敢踢老子的屁股,除了老爹跟老大还没人敢动过我屁股,你他娘的。”

  说着,埃尔维斯一拳打出,那小喽啰鼻血狂喷而出,接着就把嘴巴里的牙齿全给吐出来了,然后埃尔维斯把那小喽啰按在地上,用力的踹着他的屁股,没几脚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小楼路的髋骨已经被踢碎了,不解气的埃尔维斯一脚踏在了小喽啰的脑袋上,“噗”地一声响过,小喽啰的脑袋如破掉的气球,暴裂开来……

  赫鲁冷然看着眼前无助奔跑的盗贼们,他心中没有一丝的怜悯,乱世中人不如狗,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忽然,赫鲁感觉怀中美女的身体变的火热起来,他低头看到火云使者双眼紧闭,好像中毒很深的样子。赫鲁转身走进帐中,轻轻把火云使者放在桌案之上,想了想后,伸手撕下了火云使者的面纱。

  如果说有仙女,赫鲁以前一直不信,但是当看到火云使者的面容以后,他信了!

  天地间确实有仙女,而且只有一个,就在赫鲁的面前。

  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乌黑的秀发,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白雪公主吗?

  漂亮可以,但是这么漂亮就有点过分了,这得让多少男人拜倒在裙下呀。

  赫鲁也是御女无数的高手了,但是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还是第一次见,一般人肯定脱裤子就上了,可是赫鲁并不是那种见了美女就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雇佣兵的血性和放荡让赫鲁知道,男人不可以没有女人,但是女人只是男人生命中的过客,就和汽车一样,是不可或缺的玩具。

  纵然如此,天生的尤物在面前,赫鲁也是多少有些动荡,毕竟赫鲁是个正常男人。

  那微微起伏的胸膛,逐渐引起了赫鲁身体里最原始的欲火,这欲火好像要将天地燃烧。

  赫鲁的面前就有一个灭火器,而且质地绝佳!赫鲁的眼神中渐渐腾起了不灭的星辰和火焰……

  想要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冰魄传说,请点击下方相应链接下载客户端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