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幻想 → 贴身少女占卜师

贴身少女占卜师

苏四苏 著

完本免费

贴身少女占卜师是由作者苏四苏编写的一部幻想类小说。讲述一个虚拟世界中,两个不同职业的人在一场灵器争夺中相遇后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1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6/21

免费阅读

  贴身少女占卜师是由作者苏四苏编写的一部幻想类小说。讲述一个虚拟世界中,两个不同职业的人在一场灵器争夺中相遇后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贴身少女占卜师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

  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拟的世界——幻世分为春、夏、秋、冬四极,这片大陆的每个角落都存在灵力强大的术师,属性不同,身份不同。拥有强大灵力却被睡莲束缚的八大囚徒为了生存寻找流落在外的五大灵器,在幻世里掀起腥风血雨。南国世子消昀枢为得火云锥踏进灵城,与占卜师出身的谌天相遇,两人意外卷入灵器争夺的风波。

  贴身少女占卜师标签:女强,腹黑,虐恋

免费阅读

  漫天卷地的大雪覆盖瑞泽大街,长长的亮斑在风里不停扑闪,就像倾世之战偃旗息鼓留下的星火,冰冷的光线下隐约看到淡淡的白烟,千里外的那场战争缠斗一夜终于步入尾声。

  此时,灵城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冬极之地最寒冷的日子。

  凌晨开始,湿润的雾气穿透厚厚的白雪涌入空中,锋利的霜片从乌拓树的根须迅速凝结,一直攀爬到陡峭的树枝上,尖刀一般刺痛那只银白色的眠鸟,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它奋力抖抖翅膀落在谌天的肩头,叫声在身后的凝桕山凹凹的谷峰间回响。

  灵城是冬极里最繁华的城地,此刻却空无一人,就连马厩里刚刚出生的脱红驹也蜷在角落,躲在母马身后,噎住嘶鸣。正午的阳光刺破慵白的云层,丝毫没有作用,每年这个时候冬极就像一座巨大的、空旷的坟墓,散发着压抑的死人气氛,半刻的呼吸声都难寻觅。

  谌天戴着棕色的绒帽,披着一件宝蓝色的斗篷坐在凝桕山下瑞泽街头,娇小的身子缩在斗篷里,或许是温度过低的原因,她冰冷的脸蛋越发雪白,明亮的眸子像两颗宝石,锁紧视线,紧紧盯着进城的方向。

  轻风骤起,吹乱她眼前细碎的发丝,半掩着视线,她暗自庆幸出门前把长长的头发盘在绒帽里,否则定是遮天蔽日的困惑,想到这,她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就像十二三岁的少女。其实,很多时候谌天都是在和自己对话,师傅整日呆在伏灵山洞修炼,一连几个月不会出关。整座凝桕山不见人影,飞禽也是寥寥,满眼望去的冰桐和雪松没几日就看厌了,而这样单调的日子谌天竟然一过就是19年。

  她曾经想过,或许百年以后死在路边也会遭人嫌弃。

  谌天掖了掖斗篷的缝隙,拉紧领口。碎雪稀稀拉拉,泛着金光,小小的城门口,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少年穿着耀金色长袍,阳光下闪闪发光,厚重的袍身被金线牢牢固定,接缝处缀着碧青的温玉,整个人像被捆在密不透风的精致华贵的麻袋里,纵然穿越呼呼风雪,也不觉冰冷。他身后背着一把青褐色的宝剑,步履颓唐。

  谌天一眼认出那剑,顿了顿手指,然后把视线移到少年白皙憔悴的脸,他长着一副无比俊美的面容,高挺的鼻梁,晶莹剔透的嘴唇,像簪花的花瓣。唯独那双黯淡的眸子失了颜色,浓密的睫毛遮掩着古铜色的瞳孔,仿佛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谌天缓缓张口,喊道,“公子,请留步。”少年侧身,疑惑地看她,浓浓的眉毛皱紧,那双失神的眼睛瞬间流转,蕴藏日月星河。仅仅一个眼神让谌天诧异,她定神,笑了笑,“灵城里的所有客栈都被这场大雪困住,无法开张。你这样毫无计划地赶路,没等到天黑就要露宿街头了,如果公子不介意,或许,我可以为你安排住处。”

  少年翘起嘴角,“谢谢姑娘好意,不过,我要去的地方很近,几个钟头足够了。”

  说完他抬起脚准备赶路,刚踩稳一个脚印,便被谌天唤住,“这里不比南国。冬极昼短夜长,日照当空也不过四五个时辰,就算你脚步再快,最多只能赶到林渊,那片废弃的荒林……”

  少年怔住脸,“你刚刚说我是从南国来的?……”说话同时,他的双手已经从后背伸出长袍,握住宝剑,“你是谁?”

  “你身后的方向正是秋极之地,你身上这件裘锦玉落袍世间罕见,是南国王朝之物,温玉和虹缎都是南国特有,哦,还有袍子上幽幽的蓝栀味道,温热的地方是不会出现的,寒冷的灵城更会把它们活活冻死。”谌天起身,一边抖落身上的碎雪,一边低头嗅着少年身上发出的香味,“最重要的是这把剑,隶属南国的五大灵器之一,叫青芒。你这么年轻,你是南国侯爵,或者世子?”

  因为寒气,少年的手指变得僵硬,他使尽全身力气挣开长袍,刺眼的光芒从滚动的袍身的每一条线纹发出,长长的光线延伸到街的尽头。

  肩上的眠鸟因为受惊扑着翅膀轻轻一踩朝凝桕山飞去,伴着一声长长的啼鸣。当谌天抬头的时候,青芒剑已经抵住下巴,“别害怕,我不是你的敌人,也不是穷凶极恶的术师,我只是普通的占卜师。”

  “既然我们有缘,公子不妨伸手让我瞧瞧,或许我能帮到你。”少年还没来得及反应,谌天已经伸出手抓住他,她对这个英俊的南国人很感兴趣。半个钟头前,谌天掌心的灵犀开始疯狂跳动,几乎要破体而出,这种毫无征兆的感应从未有过。直到刚刚他出现在城内,这场意外才消灾。

  此刻,谌天端详少年的手掌,他的掌心深陷,链路纵横,无数根冗杂的纹络像枯草一般纠缠在一起,死死锁住。谌天拂手,浮纹尽消,三条主纹汇聚于半弯,就像一股漩涡通向手心,“命路朝西,命星到了林渊并没有停止,西属夏,幻世炎热之地。可是,一直走到西夏接壤才落定……春极,你是要去雷族?”

  “姑娘果真是占卜之人,我确实要去雷族,不知你能否看出此行凶险?”

  谌天扬扬下巴,再拂手,手掌上只剩下一条若隐若现的纹路直通手腕,“命星零落,吉凶未定。”她想了想,迅速改口,“不对,应该是凶多吉少,我劝你还是原路返回吧。”说完,她倒吸一口凉气。

  “没有化解的办法?”

  谌天摇了摇头,少年的嘴角感到一阵冰冷,他苦笑,“我走这么远,从南国来到冬极,绕路前往雷族,就是为了能够尽早回去,可是……”欲言又止,明亮的眸子又暗了下来,他抚了抚谌天的绒帽,拽下裘金玉落袍上的温玉嵌在上面,“哦,我叫消昀枢,不过此时身无分文,这个权当姑娘的酬劳了。”

  谌天看着消昀枢的背影越走越远,飘雪里说不出的孤独和无助,金黄色的雾气在他四周缭绕,长长的衣摆不停在雪中翻滚。她嘴里嘟囔着他的名字,“王矜之消,生死昀枢。他是南国王的儿子。”

  幻世是一块悬浮在西海岸的云空的陆地,牵制于斗转星移,星宿引力不定,四极的地理位置也发生微妙的变化。幻世里没有循环更替的四季,只有被钉在牢架上的春夏秋冬,它们驻守在东西南北四方,常年如此。

  没有人知道幻世的主宰是谁,就连流传下来的书籍里也仅仅写道“宇宙之裂,四时而立,仙凡二,鬼医二,王族二,各占其位。”几千年过去,格局未变,争斗不止。潜毅修道的冬极和鬼魅无序却碌碌存活的西夏时常斗法,秋境里的南国和东方的雷族因为领土大动干戈。

  两天前,敖狄带领雷族上万的战士驻扎秋境之外。本来南国王并不放在眼里,谁知雷族人竟然绕过氤氲之泉,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境内,随军而来的还有各方术师。

  南军上方悬空而立着身披流苏黑衫,手执黑铜权杖的巫师,十二巫师盘腿而坐,瞠目默念。整个秋境阴云密布,无数黑黢黢的光芒像被鬼附身的咒灵从地下窜了出来,朝着南军席卷而去,巫气幻化出的人手牢牢锁住将士们的咽喉,这种几近真实的力量差点把他们活活掐死。瞬间,一阵幽冥的声音阴森森地在天际响起,震慑人心,将士们凭借仅剩的心智支撑身体。

  不仅如此,百里之外的营前还有三个穿着白色长袍,扎着高高发髻,面容清冷的大法师,他们不停变换着手指的动作,双眼紧紧注视上方的水晶球,散发着诡异的银灰色的光,这恐怖的雾气在一秒钟之内到达战场,它们从脚踝开始狠狠地侵蚀每一个南国将士,结实的肉体一寸一寸腐烂成青色的浆液,在阳光下迅速挥发,鲜血沿着骨骼的轮廓一点点向下流,直到空洞洞的白骨难以支撑沉重的盔甲,整个人干碎倒地,魂飞魄散。

  因为法术的侵蚀,南国境内的蓝栀疯狂地枯萎,血红色的脓浆从花杆汩汩流出,就像被刺破的囊肿,浸满黏糊糊的液体,花蕊无法负荷,整株蓝栀“嘭”地爆裂,脓浆四溅。

  眼看王殿里最后一株蓝栀的花瓣开始凋零,南国王拔出青芒剑,银白色的剑锋飞快地刺向王架上的琉璃瓶,水云琼倾泻而出,像几千年前爆发的山洪,瞬间弥满南国。谁也没想到冬极的冷气会在此刻越过秋境,水云琼凝固,冰封了整个南国。

  一个白衣翩翩的男人赶在水云琼之前背起消昀枢,他挥了挥衣袖,二十四枚魂钉从宽宽的袖口飞出,击碎琼冰,破碎的冰碴像吞噬毒药的野草疯狂地向四周伸展冰冷坚硬的藤蔓,交缠的藤蔓不停攀爬,他纵身一跃,流星一般飞入蔼蔼云层。

  消昀枢从秋冬交界醒来的时候,仅存的记忆只有仙人一闪而过的面孔,还有耳边高速飞转,来不及捕捉的风声。

  此刻,消昀枢艰难地走在雪里,凛风顺着长袍的缝隙钻进来,被温玉扯下的窟窿就像寒冬腊月里冰窖的入口,飕飕地向外冒着热气。他的身体像被无数把匕首从四面八方狠狠戳住,稍一用力就会粉身碎骨。

  他看了一眼南国的路,白茫茫的一片,透过那层飘渺的云雾,仿佛一幕真实的画面——高高的神遇顶覆盖着无法触碰的冰棱,冻住了朱红色的宫门,金碧辉煌的王殿只剩下灰丫丫的空壳。战场上呼风唤雨的巫师和大法师冻僵在半空中,那团糟糕的雾气和散发光芒的水晶球已经褪去可怕的魔力,将士们零碎的身体立在血流百里的土地上,脚趾旁边还有数不清的正在溃烂的断臂,不过此刻已经停止了。

  而他的父亲,依然保持着最后愤怒的表情,只是那把青芒剑在刺破琉璃瓶之后,因为灵力飞出了秋境。

  天果然黑得很快,消昀枢站在林渊尽头,面前是浅浅的沙丘,细腻轻盈的沙滓看不出半点玄机,沙丘对面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通往幻世里的第三界。伶童常说,西夏神秘多诡,巫师乱行,统领他们的天妖鬼母是幻世里灵力最强大的邪恶术师。不过,在热闹的双门镇上也有善良的人类。

  只是,这些都与消昀枢无关,他双手垫在脑后,望着天空。沙丘里安静得连沙粒滚动的声音都能听到,皓白的月亮照在土黄色的沙子上好像潺潺的流水经过,呈现出莫名的安详,这种安详可以理解成死寂。消昀枢不打算继续前行,他抽出手臂,靠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怀抱宝剑,稳稳地睡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该小说版权来源于:阿里文学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