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姻缘劫:谁许天下

姻缘劫:谁许天下

旧时光 著

连载中免费

《姻缘劫:谁许天下》作者旧时光,是一本仙侠言情小说,主角南越清歌、凌朔。他戎马一生,为爱成念,亦为爱成狂,她一念之差作为人嫁,怎奈后悔一生,得不到他一丝牵挂,一舞清歌,一曲尽散,待花落之时,谁又得到了蒹葭?

2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6/14

免费阅读

  《姻缘劫:谁许天下》作者旧时光,是一本仙侠言情小说,主角南越清歌、凌朔。他戎马一生,为爱成念,亦为爱成狂,她一念之差作为人嫁,怎奈后悔一生,得不到他一丝牵挂,一舞清歌,一曲尽散,待花落之时,谁又得到了蒹葭?

免费阅读

  公元元历六年七月,南越国郡主南越清歌与邻国安定王凌朔联姻,为保两国依旧以盟友的关系相处,戎马一生的他安定王只得娶从未见面的她为妻,以向自己的君主示意自己从未觊觎他的帝王之位。

  公元元历六年十月,身披凤霞的她被自己的婢女千拥万护的推上花轿,坐上花轿的她有些难过亦有些期待,期待那个邻国的安定王是否如传说的那般温润如玉?玉树临风?难过的是自己身为南越国的郡主,无法作主自己的婚姻,却要为国家的利益着想,不知岁月如风沙,以后的自己又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度过余下的年华?

  她以一生作为赌注为南越国换的和平,花轿抬到南越国国界时,她轻启轿窗,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国家,那里百姓安居乐业,每个人的脸上挂着笑容欢送郡主出嫁,可没人知道身为郡主的她内心的苍凉,一念之差,作为人嫁,愿换的百姓安居乐业?从此南越国不再会有那一个清歌郡主?

  她放下手中的窗布,亦放下心中的执念端坐着,唯有花轿后中有一道清冷的声音依旧传入她的耳中,“清歌,你等我......”然后,再听不真切,她轻阖双目一颗滚热的泪悄然掉下,穆航,你我从未有起点,自然不会有交点,我又怎盼你的到来,我的等待呢?

  那天晚上,他被扶到床边安静的等待着自己未见到面的夫君的到来,紧张的心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轻轻的绞着自己的衣摆,她听到刚才这里奴婢的对话了,她知道他叫凌朔是这个国度的安定王,和自己一样,为保国家而选择联姻,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悲哀,为保自己,为保国家,而要牺牲自己。

  过了好久好久,清歌闻到一阵酒味,这浓重的酒味随着门的声响来愈加强烈,清歌知道他来了,她起身走到另一边,然后坐下来,为他留了一个位置,摇摇晃晃的走到她的身边,并未坐下,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头盖喜帕的她,她虽然醉了,但是心智依旧清醒“你是.....南越清歌?“温润的语气夹杂着一点咋舌,但一点都不影响他声音的温和。

  清歌点头,她淡然而清冷的声音响起”“正是.不知在下是否是安定王?”

  “呵呵......”凌朔一阵冷笑,他俯下身子,如墨的长发散落下来,介于两者之间,他星目璀璨,嘴角亦是一抹冷笑,他轻摄起她的下巴,道“你我已是夫妻,为何如此见外?不怕外人笑话吗?”

  被他抬起的下巴有些shengteng亦有些倔强,她轻笑,高昂着头“怕?何为怕?而与你我而言,何为夫妻?你怕招来杀身之祸,而我只为保我国人平安,这样的姻缘,何有夫妻之意?“

  她的话如轻石撞击他的心底,泛起阵阵涟漪,竟有人会看透这一切,“你倒是不怕我的呵?你明知我是戎马一生的安定王,一生只为征战沙场,不怕我向君王请辞,灭你小小南越?”他捏起她的下巴的手愈加愈重,疼的清歌说不出话,但身为南越郡主的她又怎会怕他?为国牺牲的她又有什么可以牵挂的呢?又为何牵挂?

  “你依旧是你的安定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我是堂堂南越郡主,你我联姻为的不就是各自的利益而生存,说白了,你动不了我南越,而你国帝王动不了你?你若失我便是给你招来杀身之祸。”她抬手将他的手抬开,兀自站起身走到他跟前,而他起身,细细打量着身着如火般红焰的嫁衣的她,虽然有一红帕遮着俩人相见,便是这如残阳般散发着光芒的她如朱砂但落在他的心中,点点细沙,密密如麻。

  他看着她饶是这红帕也依旧惹眼,他手臂一挥,红帕飘然落地映入眼帘的竟是这样的一女子,眼眸似有倾世流华。眉目一点朱砂,她算不上绝色,倒也顺眼不少,倒是她身上的那种淡然的气质吸引了他,他故作乏了,转身斜坐于床榻,如墨般的长发倾散床榻之上,泛着点点星光,他双眸微嗑着,像极了一只得到了舒服的小猫,他在等待着她的举动。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摆放在桌上的红烛的火星,时不时的跳动几下,流下来的是红色的蜡汁,她并没有任何举动,“你要站到何时?天亮吗?”就在这时,他说话了,清歌抬眸望向那个没有睁开眼睛的男人,呵......她还天真的以为他睡着了呢?她并没有依照他的意思走去床榻,而是迈着轻盈的莲步走到桌前,坐下,抬起放在桌子上的凉酒,一杯下喉,灼辣的感觉瞬间弥漫她的腹腔,她抿着朱唇放下手中的酒杯,美目微斜,轻瞥床榻上他一眼,清道“你堂堂安定王貌似从始至终都未对我说过你的姓名?我又为何听你之言?”她王顾左右而言他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后你自会知道!”他的耐心已经给她要磨尽了,他依旧好言好语的对她谈话,只可惜清歌从未明白他的心意。

  若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又为何嫁给邻国的安定王?牺牲自己给国人平安,她冷笑,美眸中闪过一丝冷绝,她望向窗外,窗外景色一片漆黑,只有一弯皎月挂在空中,显得清冷,她起身,烈酒的后劲终是上来,刚站起身,便有点摇晃,眼前的东西恍恍惚惚,她扶着桌边,一点一点向外走去,拉开门的那刻,她扭头望向依旧在床榻上绝代芳华的他,嘴角不经意的勾出一抹浅笑,冷道“你是安定王,自然是有不少女人,而我只是南越郡主,一生只忠于一份爱,若是以后再见,你依旧是你的安定王,而我只是冷宫中的一员,你娶妃纳妾也好,也罢,一切与清歌无关,只愿你给我一席清地,让我虚度年华......”说罢,她扶门而出。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