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非关风月又关卿

非关风月又关卿

渭城 著

完本免费

  季长清曲临江李光宇是古代言情小说《非关风月又关卿》中的主要人物,此书的作者是渭城,小说主要讲述了于季长清来说,从一开始她就是在单恋,而她在苦苦追寻无果后,也才明白,有些东西不是靠努力就能得到的。
  “为什么不可能?我去府中寻你,遍寻不到,所以去姑母那里找你。恰好姑父也在,他告诉我你从偏门出来了,让我在此等候便是。”
  季长清听了李光宇的话,心中猜测他此言大概非虚。事已至此,说明她偷季夫人钥匙的事,早已被季夫人得知,季夫人对她一向宠爱,虽然之前识破了她的小伎俩,却并没有拆穿。但季帮主一问之下,便只能出卖她的行踪了。
  看着面前笑的一脸灿烂的李光宇,季长清忽觉十分挫败。但她仍不死心,攥紧手中折扇,皱眉问道:“爹今天不是说要出一批重要货物吗?为什么会突然到后院找娘呢?”
  李光宇笑的很欠扁:“因为姑父忘记了拿印章。”
  季长清忽然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他是故意的!这个卑鄙的家伙,一定早就知道季庄主会去季夫人那里,所以才会去季夫人那里提前等着,即便季夫人不会说她的下落,季庄主也必然能问出来。

76.8万字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季长清曲临江李光宇是古代言情小说《非关风月又关卿》中的主要人物,此书的作者是渭城,小说主要讲述了于季长清来说,从一开始她就是在单恋,而她在苦苦追寻无果后,也才明白,有些东西不是靠努力就能得到的。

免费阅读

  亭轩小谢楼台,八角斗石流溪。隆冬的气势渐弱,初春的和暖临近,园中一色的枯枝黄叶开始吐露新芽,湖面虽偶现薄冰,但木桥下早已是流水潺潺。季剑山庄的后花园,在沉寂了一个冬天的萧索之后,终于开始渐渐展露春天的蓬勃朝气。

  “小姐,我们真的要偷跑出去吗?”身后小丫头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忐忑。

  “嘘,你不要说的这么大声。”季长清回头看了眼自己的侍女,蹑手蹑脚的隐在季府花园的一座假山后,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眨不眨,谨慎的注视着前方。那里是季府后花园的一个偏门,几个巡逻府内的侍卫,此刻正从那里经过。

  萍儿听了她的话,连忙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直等那队巡逻的侍卫将将过去,才满脸后怕的悄声说:“小姐,您这样做不怕老爷知道后责罚你吗?表少爷可是提前说好了,今天要亲自过来带您去踏青。老爷也是同意的,若是被老爷知道你独自偷跑”

  “怕什么?”季长清听她说到自己老爹时,脸上稍稍露出一丝畏惧。但紧接着,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我明明不喜欢表哥,爹却非要我和他多多接触,说什么增进感情?真是烦死了,他明明说过不逼我的。”

  萍儿张了张口,面露不忍。显然,对于自家小姐的遭遇,她也深表同情。但奈何她只是个小小婢女,人微言轻,即便有心帮忙,也无力去做什么。她也不敢随便说季庄主坏话,只能象征性的为他开脱,不过明显底气不足罢了。“小姐,老爷说表少爷是自家人,稳重可靠,是小姐最合适的夫婿人选。”

  “自家人,爹就知道自家人,”季长清锤了锤坚硬的假山,低头看着脚尖,声音忽然变得闷闷的:“说到底,他还不是为了自己考虑,如果爹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的话。”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似乎觉得不该对着一个小丫头说这些,便就此打住。

  抬头再去看那对巡逻的侍卫,这会儿已经走的没了影儿。季长清深吸一口气,重又换上一副开怀口吻:“不用管表哥,我们走吧。”

  “小姐,还是不要吧,老爷知道后,会打死我的。”萍儿依旧磨磨蹭蹭,试图阻止她的行为。

  季长清听到这话之后,神色却是微微一僵,脸色也变得十分古怪。其实季庄主为人宽和,最是讲理,尤其是不会让下人来替犯了错的主子背黑锅。与其说季庄主知道后会教训萍儿,还不如说他会好好教训季长清一顿更为贴切。萍儿不想季长清被罚,又怕自家小姐尴尬,所以才故意说季庄主会打自己。

  但季长清显然铁了心不听劝告,她跺了跺脚,赌气的说:“我心里有数,你只管跟我走便是了。”说完,当先朝偏门走去。

  萍儿无法,只得硬着头皮跟上。花园偏门呈半圆形拱状,虽是偏门,却也是颇为厚重的材质所造。季长清走到门边,拿出一早从母亲那里偷来的钥匙,伸手将门上的青铜大锁抓在手中,紧张的打开了门锁。两人合力推开厚重的木门,墙外是一条小街,比不上主街的喧哗热闹,但与整日窝在内宅的无聊相比,还是强上不少。

  “小,小公子,”萍儿的称呼,在季长清向她投来意味深长的一撇之后,改了过来。眼下两人站在季府后墙不远处,皆是一身男子打扮,自然不能在以小姐称呼季长清。虽说季剑山庄属于江湖门派,对于季长清的限制相较于一般的官府闺秀要宽松,但她此次重在出门玩乐,为了少惹麻烦,还是作男子打扮更为稳妥些。

  满意的听到萍儿改了口,季长清站在季府门外,只觉通身舒畅,此刻抬头看天,连蓝天白云都觉得比府中更有颜色。她不知从哪摸出一柄折扇,拿在手中潇洒一挥,对着萍儿露出一个狡黠笑容,轻快道:“走,随本公子出游去。”

  “表妹,原来你真的在这里等我。”身后忽然出现的一个声音,让季长清脚下一个踉跄,心中忽然一沉,刚刚的好心情顷刻间便散到了九霄云外。她缓缓回头,视线落在来人身上。

  对面人看了看她的男装打扮,微笑道:“表妹今天的打扮还真是,神清气爽啊。”

  季长清语气不冷不热的说:“竟然在这都能遇到表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李光宇一身华贵公子服,端正的面貌微微带了点虚浮的白,听了季长清的话也不见着恼,笑嘻嘻的说:“当然是姑父告诉我的。”

  “怎么可能?”季长清十分诧异。

  她这次是偷溜出来的,季夫人并不知情。以往季夫人宽容,她要出来都会去禀报季夫人,不过,最近季庄主不许她随意出门,季夫人也只能听从季庄主的话。所以季长清便决定暗自行事,这才从季夫人那里偷了偏门钥匙。这件事连季夫人都不知道,季庄主整日处理山庄事物,一向繁忙,又是怎会知道?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