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南风未过境,你我一场婚

南风未过境,你我一场婚

嫣然而笑 著

连载中免费

  《南风未过境,你我一场婚》是网络作家嫣然而笑所著的虐心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名字叫做司徒烈唐悠然,唐悠然在生女儿的那一天被逼着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她失去了丈夫和女儿,五年后再次归来,唐悠然已经不爱司徒烈了,她只想夺回自己的女儿好好生活!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不但和这座城市阔别了五年,也和自己的女儿分离了整整五年。
  唐悠然看着面前这个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沉睡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心中百感交集。
  初菱,你知道这五年来,妈妈有多想你吗?
  多少个深夜里,妈妈想你想得睡不着。
  有时看着你的照片,看着看着,就会哭得泣不成声。
  对不起,这五年来,妈妈没有陪在你身边。
  唐悠然的手放在初菱粉嫩的两颊上,轻轻地摩擦着,眼中写满了怜爱,又写满了决心。
  初菱,妈妈不会再离开你了。
  妈妈要和你爸爸争夺你的抚养权。

59万字更新:2019/04/15

免费阅读

  《南风未过境,你我一场婚》是网络作家嫣然而笑所著的虐心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名字叫做司徒烈唐悠然,唐悠然在生女儿的那一天被逼着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她失去了丈夫和女儿,五年后再次归来,唐悠然已经不爱司徒烈了,她只想夺回自己的女儿好好生活!

免费阅读

  司徒烈的注意力也被她的话转移了。

  他拧起眉:“你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初菱,给她造成心理阴影,就是想弥补她?”

  唐悠然面色有些讪讪,低声道:“我只是想和她处处!”

  她知道自己走了极端,但是除了这样的方式,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才能见上女儿,如何才能和女儿说话。

  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像五年前一样低声下气地求司徒烈,他也不会让她见女儿的,不得已才走了极端。

  司徒烈突然就气急败坏了:“处处就把她弄哭了,唐悠然,你可真是好妈妈!我警告你,不要再打她的主意!”

  说罢,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迈着利落的步伐,朝门外走去。

  唐悠然心中一急,忍不住跟上去,抓住司徒烈的手腕。

  “这五年来我想她想得快要发疯了,我求求你!”

  她的手似乎比五年前更加纤细了,那种触感因为骨头明显而有些干硬,她似乎并没有自己的社会地位的提高而变得圆润丰满一些。

  而她身上的气味却没有变化,怡人的体香中混合着淡淡百合花的香味,一如既往地清新。

  她喜欢百合花,五年前司徒烈爱乌及乌为她种下了一个百合花园,却因为那件事,他让人把它给摧毁了,就连混合着百合花种子的那片土地也被他铲除了……

  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曾经的回忆依然那么鲜明,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心突然像被刀尖刮过一样疼,同时他的脸色更冷了:“放手!”

  唐悠然倔强地不肯放开,“除非你答应我!”

  司徒烈突然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啪”一下猛地甩开了她的手,迅速拉开车门,大步离开。

  唐悠然不甘心地追出去,对着初菱喊:“初菱,妈妈真的很爱,很爱你!”

  司徒烈抱着初菱头也不回地向前走,但是初菱却回头,神情复杂地盯着她。

  这种情境和五年前被司徒烈逼着签离婚协议书后,她不顾一切地追出医院,而司徒烈却无情地抛下她的情景何其相似,唐悠然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凿开一个大洞,鲜血淋漓,突然就泪如雨水。

  初菱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单纯的心也跟着莫名地难过。

  她情不自禁地对司徒烈说:“爸爸,妈妈哭了!”

  她心里已经认可了唐悠然就是自己的妈妈,这会儿喊得挺顺口的。

  司徒烈心微微颤动了下,呼吸有一瞬间的加重,但他终究是没有回头看唐悠然,只轻轻地拍了拍初菱的头:“宝贝,我们回家吧!”

  初菱看着司徒烈,很认真地问道:“妈妈回来了,她会和我们一起生活吗?”

  司徒烈一直都知道她心里念着她的妈妈。

  但是他和唐悠然不可能了,他也不会让唐悠然见她。

  “不要想着她了,爸爸会为你找一个新妈妈!”

  初菱撇嘴,不悦:“我要自己的妈妈。”

  这五年来她每天都在祈祷妈妈回来看她,现在妈妈终于回来了,她怎么可能接受新妈妈?

  五年前的唐悠然是司徒烈身边的一个小秘书。

  而五年后的她,在萧辞远的帮助下,已经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手袋设计师。

  早在一年前,唐悠然就离开原公司,自主创业。

  在香港开了一家叫做“fell”的实体店后,反响不错,现在则准备在内地开第二家“fell”。

  一方面这里是自己的故乡,对她有养育之恩的养父母和干姐姐宋思文都死在这片土地上,她想回来看看。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初菱。

  唐悠然这两天和助理去挑店铺的地址,最终敲定在CBD的某个黄金商铺。

  商铺的地址是一楼,斜对面就是司徒集团。

  敲定商铺后,唐悠然和助理立即马不停蹄地开始请人装修了。

  ……

  早上,司徒烈回到公司后,刚喝了一杯咖啡提了提神,准备今天一整天的工作,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他喊了一声进来后,大门就被打开了,然后他就看到特助杰克从门外走了进来。

  杰克是来汇报今天的日程的。

  汇报完后,他合上ipad的盖子,用一副意犹未尽的眼神看着司徒烈。

  司徒烈知道他还有话要说,挑了挑眉,淡淡地问:“还有事?”

  杰克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询问道:“总裁,您知道唐小姐在我们公司斜对面开店的事吗?”

  司徒烈的眉心突然跳了跳,“唐悠然?”

  杰克点头。

  司徒烈的胸口有某种异样的情绪蔓延开来,但是他脸上并没有表情,只是挥挥手,对杰说:“下去吧!”

  杰克离开后,司徒烈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来到高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对面的那条街。

  虽然他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太高,这样看下去只能看得到车流和蚂蚁一样小的人物,但他还是在这里站了很久很久,直到自己的腿都麻了。

  ……

  唐悠然想尽快把实体店的事情做好。

  所以给装修工人加钱,让他们晚上也帮自己搞装修。

  他们装修的时候,她和助理也会在现场帮忙,加快进度。

  “唐老板,漆没有了,麻烦给我提桶上来!”一个装修工人用完了桶中的漆后,朝她喊。

  “等着,我马上给你提!”唐悠然毫无老板的架子,撸起了袖子和助理两个人合力提了一桶漆给装修工人。

  等她出来的时候,她突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

  那人有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容,用幽深莫测的眼神看着她。

  唐悠然的心跳突然就漏跳了半拍,默默地与他对望半晌后,她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深吸一口气,佯装若无其事地朝他走去。

  “你来干什么?”她的声音清清淡淡的。

  司徒烈的嘴角扯出一抹戏谑的笑,“你把店址选在我公司斜对面,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别有用心吗?”

  他一向自大又自恋,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唐悠然懒得理他,仍是淡淡道:“随你怎么想!”

  话落,她的下巴就猛地被他抬了起来。

  她被迫地仰起头,看到司徒烈的眼神冷得像是裹着一层寒冰,“五年前你令我失去的,我永生难忘。别再白费心机了,初菱很快就会有新妈妈,你对我们父女而言,永远都是仇人。”

  他的话犹如玻璃碎渣子,飞溅进了唐悠然的心里,痛得让她的整颗心都痉挛了一下。

  她的眼睛突然蒙上了一层雾气,幽怨地看着司徒烈:“那么我呢?司徒烈,你又知不知道五年前你逼我离婚的那个大雨磅礴的晚上,我又失去了什么?”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