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你听,风在唱

你听,风在唱

久肆 著

完本免费

  女主叫宋晚男主叫白萧晨的小说名字是《你听,风在唱》,又名《晨风念你晚来疾》,这是一本内容非常吸引人的现代短篇言情小说,由久肆所写。宋晚十六岁那年见白萧晨的第一面起,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终于有一天,她能嫁给他做他的妻子,她多么开心啊,可是,迎接她的却是暴风雨。
  他赶到时,婚宴已经结束,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了无数遍不要去,可是还是没有忍住偷偷看看她的心情,他庆幸他去了不然现在她就不是躺在他家而是殡仪馆了。
  知道自己三天没有去上班了,她慌忙起床在白叔叔醒来之前她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白氏集团,这是她对叔叔的承诺。
  他不放心坚持要送她去上班,她头晕被他扶了一把,却被白萧晨撞个正着,他目光冰冷脸上全是不屑,他冷冷的讽刺道:“你这几天倒是风流快活的很。”
  她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她知道就算她说了什么换来的不过是更深的嘲讽,不爱,所以一切都有罪。
  与她的沉默相比,一向温文尔雅的玉子涵却爆发了,他冲过去对着白萧晨狠狠一拳捏着他的衣领冲他大声叫嚷:“既然娶了她,那就好好对她,你要是不在乎她多的是人在乎。”
  玉子涵这句话明显刺激到了白萧晨,他眼睛通红对着玉子涵反击过来就是一拳,片刻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就扭打在了一起,打的鼻青脸肿,玉子涵明显处于下风宋晚冲过去一把护住他,病弱的身子活生生的挨了白萧晨一拳,疼的咳嗽起来。
  “晚儿,你怎么样?”玉子涵搂着宋晚慌乱的问,望着他担忧到失控的脸,她心里流过一股暖流摇摇头对他说没事。

5万字更新:2019/04/15

免费阅读

  女主叫宋晚男主叫白萧晨的小说名字是《你听,风在唱》,又名《晨风念你晚来疾》,这是一本内容非常吸引人的现代短篇言情小说,由久肆所写。宋晚十六岁那年见白萧晨的第一面起,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终于有一天,她能嫁给他做他的妻子,她多么开心啊,可是,迎接她的却是暴风雨。

免费阅读

  宋晚穿着一袭婚纱靠在冰冷的墙面上,笑容僵硬在脸上,她用力的抱紧自己颤抖的身体,让自己继续面对这残忍的一幕。

  离她几步之遥的转角处,刚和她完成婚礼的丈夫 此刻怀里正搂当红大明星许芷柔。

  许芷柔红着眼眶,楚楚可怜的抓着他的衣服控诉他: “萧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白萧晨眼睛都没眨一下,语气冰冷的说:“爱上她,一条狗她配吗?”轻蔑的语气像是一把利刃插进了宋晚的心脏,她没由的抓紧自己心口的衣物,疼到窒息。

  听到白萧晨的话,许芷柔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可是还不满足,不依不饶的问:“可是你娶了她,她是你名正言顺的太太,而我……”她声音哽咽,没再说下去。这样反而给人一种她极致委屈,让人怜爱的感觉。

  白萧晨心疼的搂紧她,温柔的对她说:“等到合适的时机,我就和她离婚,娶你进门,委屈你了。”

  听到这个话,宋晚全身的力气被抽光,跌坐在地上,他们两个所说的每一字都像针扎一样的刺痛宋晚的耳膜。

  她永远忘记不了,十六岁,她见他的第一面起,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只有她知道,他说娶她时,她有多欣喜若狂。可是如今,她的欣喜,成了一个最大的笑话。

  许芷柔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目光里透着寒冷的光芒。她就是要她知道,就算她嫁给了他,她也不过还是哪个蝼蚁般的存在。

  宋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原地的,她没有坚持到婚宴结束便失魂落魄的躲在二楼的一个角落里,一瓶接着一瓶的灌着自己酒,这个时候也就只有酒精可以麻痹她的疼痛。

  迷糊的放眼望去,楼下婚宴新娘不在却照样热闹,她的新郎官正领着大明星挨个敬酒,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婚礼,想来也是讽刺至极。

  她扶着马桶不知道吐了多少回,吐的喉咙里都吐出了血丝,明明是醉着的心里却格外明白。

  欺人的人永远不知道欺人太甚是什么意思,她扶着墙停在新房门口,房间里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声一声的剜着她的心脏,她用力的捏着自己的手指甲穿破手掌心,留下鲜红的血迹。

  “老公,你爱我吗?”屋里的女人娇嗔的问道

  “爱!当然爱!爱死你这个小妖精了!”男子回答。

  门外的她泪水早就哭光了,花了妆容的脸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她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有多虔诚的深爱就又多刻骨的疼痛,她推开门, 撕心裂肺的叫喊:“够了,够了,你们给我滚,滚出我的家……”

  许是用尽了力气,她跌坐在地,发了疯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亲爱的,你太太那么凶,我好怕啊!”许芷柔往白萧晨怀里钻了钻,可怜兮兮的撒着娇。

  “别怕!”安抚一声,白萧晨从许芷柔身上起身,径直的走向她蹲下勾起她的下巴残忍的说:“宋晚,我要是不给你,你那里来的家。”

  他的一句话把她打入万丈深渊,四目相对她清晰的看见他眼中的冰冷,这个男人前一天还拥着她对她说给她一个安稳幸福的家,今天却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对她说:“我不给你,你那里来的家。”

  是!他若不给她,她一个孤儿哪里来的家,当年若不是白叔叔收养她,她或许就被养父母折磨死了,她能活到今天她应该虔诚的感激他,感激他的容纳。

  望着她的眼眸,他忽然心生烦闷,扔开她他居高临下的对她说;“滚出去,不要坏了我们的兴致!”

  她愣愣的望着他,试图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丝哪怕是一丝的爱意,可是没有,他的脸上写满了厌恶。

  她不信,不信眼前这个男人与过往的人是同一个,她伸手紧紧的攥住他的手:“你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我做错了什么,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可以改的。”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她声音哽咽身体一抽一抽的,说话断断续续的不成文,在这一刻那个熬过许多苦难都没有放弃尊严的宋小姐放弃了她的尊严。

  她漠视眼前的事实与自己淌血的心口,拼了命的给眼前她爱的男人找借口,原来爱真的可以麻木一个人的心智。

  “做错什么?”他冷笑一声“你没有做错什么就是太蠢,蠢的以为我会爱上你这样的人,若不是那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糟老头在继承权上规定不娶你就得不到继承权,你以为我会费尽那么多心思对你!”

  “不是的……你骗我!”她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比起不爱利用更加的恐怖,难以原谅,因为利用就代表从未爱过。

  “我现在有什么骗你的必要,况且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被爱的。如果你不信非要我说的明白,那么我清楚的告诉你:宋晚我从来没有爱过你,那段伪装爱你的时间回想起来都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他皱着眉头,仿佛她是什么恶心透顶的东西一样。

  他每说一句,她握着他手的力道便松减一分,直到她的手无力的垂到地上,苦笑一声吃力的撑起身之,低着头艰涩的对她说出“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错误的以为像我这样的人也是会被人爱的。”她与他擦肩而过,一步步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

  她走后,他低头望着自己手上沾染的血迹出神,那些许的血迹仿佛有些烫手,他目光扫向床上的女人语气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回去”

  宋晚走出白家大宅,心里无比悲凉,她发现过去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样的无家可归。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