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

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

鱼叁 著

完本免费

  轩辕朗冥幽是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中的男女主角,这本书由网络作者鱼叁创作。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悬崖一幕,否定了冥幽十岁之前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快乐,十年了,她从起初的恨慢慢变成怨愤,最后是虚无的恐惧,和不安的心。
  月色冰冷,大漠的风呼啸着,有些张狂,有些肆虐!
  漠撒客栈的天子一号客房里,三男两女,其中一位男子便是他们口中的封羽,原是冥幽之下的阎罗之一,如今跟着阴司在中原活动,木头就是木头,就算是跟着阴司那样不正经的主子,还是木头。
  一身青衫,身上毫无装饰,脸上五官如木头雕刻的一般,总觉得不说话的时候就好似没有一丝鲜活的气息般,如同那勾人魂魄的人偶,不过那一身简朴的伪装却掩不去他本质里的一丝俊朗。
  封羽笔直冰冷的站在门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一般,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声响。
  那床上躺着的就是大顺公主,轩辕星儿,就是阴司信中千叮咛万嘱咐一要冥幽解毒的那个姑娘,年纪十六七岁,一双灵动的眼珠子可以看出她的主人是个活泼灵动的性子,只是由于中毒所以小脸惨白惨白,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憔悴。
  她身边伺候着的是她的贴身丫鬟,如如,她一边替公主拭去额头的细汗,一边红着眼睛,许是一同长大的缘故,如如看着公主忍受着疼痛的煎熬,在心中把那下毒之人一遍又一遍的诅咒一番,诅咒完后又看着门口的木头人封羽,心中嘀咕着,他说的那人怎么还没有来。

6万字更新:2019/06/11

在线阅读

  轩辕朗冥幽是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陌上花又开,何日卿归来》中的男女主角,这本书由网络作者鱼叁创作。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悬崖一幕,否定了冥幽十岁之前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快乐,十年了,她从起初的恨慢慢变成怨愤,最后是虚无的恐惧,和不安的心。

免费阅读

  冥幽鼻息微叹,跟过阴司的人多少性子都有些活跃,那个木头人封羽都回来了,她会忍着不去打听?她会不知道?冥幽心中泛起苦笑,她是不信的。

  冥幽站在窗户边上的桌子前,执起茶壶,动作不慢不紧,斟满茶杯。“那就等见了封羽再说,你去安排,我明日要去麦城万骷山寻传说中的蓝蝴蝶。”

  落樱做到她旁边椅子上,鼓起脸腮,“万骷山上有蓝蝴蝶吗?”

  “去了才知道啊?”冥幽抿了一口清茶。

  落樱那黑眸中一闪即逝的狐疑,不过很快又变成精明算计,鬼门中人皆知冥幽大人对练毒着魔,天下奇花异草,毒蛇毒虫,皆为其所好,蓝蝴蝶倒是一个好借口,抓不抓的到是二话,可是出门远行的理由是实实在在的。

  落樱把玩着手里的轻巧折扇,“那安排明日一早出发,让风铃儿带几个亲信的魔将同行。”

  冥幽坐下将手里的茶杯放在一旁,抬头看着落樱,蹙眉略有思量的敲了敲桌子,“风铃的伤口….愈合的情况如何?”

  落樱耸肩,“她说没事了。”其实风铃儿已经跟她说了几百次她没事了,不想在继续猪的生活状态了,可是主子说换心脏的手术她是第一次尝试,所以千叮咛万嘱咐,要好生休养。

  落樱几次怀疑,是不是她这个半路插队进来的没有人家一直跟在身边得宠的缘故,不过,谁叫她的心脏扑扑跳的安好,没有那个胆量让主子给换一换的勇气呢!

  所以也就无法验证,如果她伤了会不会也得到那样的荣宠,可以连着休上一个月,什么事都不用操心的。

  “还是让风铃跟着我吧,你带着人去麦城万骷山找蓝蝴蝶,”冥幽嘴角一歪,想了想提醒一下,“….记得,要抓活的。”

  瞧吧!瞧吧!轻松的活都惦记着给风铃儿,落樱瘪嘴,“还真去抓啊?”不就是个幌子么,有没有还不知道呢。

  冥幽紧抿的嘴角一抽,强忍着心口的憋屈,有些安抚的意味,“做戏要做全!”

  “哦!”落樱漆黑的眼珠子乌溜溜的转了转,她知道再多话下去,可就不能这么和颜悦色的聊天了,咬着桃色红唇,长长的一声哀叹,收起折扇转身缓缓离去。

  那一声叹,极其幽怨!

  冥幽呼出一口闷气,微微摇头,脸上充满了嫌弃,她是不是太放纵这些人了,所以鬼门中才传出,落樱有意要顶替她这个鬼帝,明着暗的对她视若无睹。

  瞧瞧她刚刚的模样,可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

  次日清晨,冥幽带着七个人出了鬼门,悠悠晃晃,便是一天一夜,往大漠与中原的边境麦城而去,又在距离麦城附近的琉璃县分开,冥幽带着风铃儿去了琉璃县最大的一家客栈,落樱带着几个魔将去了麦城万骷山。

  分开的时候,冥幽换了一身魔将的衣服做伪装,她微垂着脑袋跟在风铃儿身后,像个恭敬的侍卫一般,即使显眼,在这大漠里也是稀疏平常的事。

  在大漠里,只要是鬼门的人便不受管束,不得询问,不得拦截,身份都是凭着腰间的令牌论品级的,魔将鬼使以下皆是黑色斗篷罩着全身,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勾人魂魄的阴差。

  他们其实就是阴差,只是和传说中的阴差相比较,他们只是少了一张鬼面而已。

  鬼门中人腰间皆系着暗黑色的腰牌,刻有鬼差,魔兵,鬼使,魔将,阎罗的字样,阎罗之上都是玉牌为证。

  冥幽跟着风铃儿进了漠撒客栈住进了之前定好的客房,冥幽才换下一身魔将的黑色斗篷,着那一袭墨紫色。

  风铃儿拿着冥幽换下的衣服,有些不解,“主子,故布疑兵虽是策略,可是您这衣服也脱的太快了吧。”

  “我的身份若是穿着你手上的衣服,到时候被抓包可就解释不清楚了。”正大光明的被抓她还能狡辩一二。

  “属下不明白。”风铃儿没有落樱聪慧敏捷,自然想不出冥幽话里的深意,只是似懂非懂的看着冥幽,希望主子不要嫌弃她的笨拙,能说的再简单易懂一些。

  冥幽看着一身淡蓝色飘纱罗裙的风铃儿,她长的灵秀却不失温柔,偶尔笑起来也是明快却不张扬,双手各戴着一只精致灵巧的铃铛手环,走到哪里,哪里响起似有似无的叮叮当当声,她今日这一身蓝色及腰间令牌,怕是整个琉璃县都知道,今夜来了一位阎王住在漠撒客栈了吧。

  冥幽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床边,一个漂亮的转身,她脑后的墨紫色丝带飞舞飘动,耳垂下的墨紫色流苏也晃动着轻快的舞姿,“你以为万骷山捉蝴蝶那么容易啊,鬼老头许是信我的,可魔面判官九幽……就不一定了,他不管信不信,都会派人盯着我的。”

  那个阴险狡诈的白面书生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把她拉下马的机会,他想总管大漠鬼门事务,做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白日梦,哼!他也就这么点眼界。

  冥幽打从骨子里不削那个时常给她使绊子的男人。

  他的白日梦可比不上阴司的春秋大梦,他能这么耀武扬威的活着,是她为了给鬼老头一颗定心丸,制衡权力,老头子喜欢玩,她也乐的看戏。

  冥幽双手撑着床板,身子微微后倾,翘着二郎腿,虽面上没有太多表情,嘴角却扯着浅浅的笑意,几乎微不可见,“他派出来的人一定是追到万骷山去了,所以啊,我们要在被他抓包之前将事情做完。”

  风铃儿抬手将手里的衣服放到一边的屏风上,随着动作响起叮叮叮当当声,“那跟换衣服有什么关系啊?”她还是没有想明白,这样不就目标更明显了吗?

  冥幽猛地起身迈步走向门口,拉开门,墨紫色的丝带在她身后腰间飘动着,眼里极其无奈的瞥了一眼风铃儿,“若是被抓包了,也好给我留个死鸭子嘴硬的机会不是!”

  风铃儿恍然大悟,可不是嘛!她的主子可是鬼门中编瞎话的祖宗,她以鬼帝本尊出现在琉璃县就一定能找到她为什么出现的理由。

  风铃儿微顿了片刻,赶忙小跑着步子追了出去,又是一阵叮叮当当声,清脆悦耳,像是从遥远的大山深谷里传出来的,如不仔细听,怕是听不见的。

  明明声源就在她身上,可是旁人听着总觉得是在飘渺的云雾中!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