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热门小说阅读尽在美酷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不离不妻:弃妇逆袭挡不住

不离不妻:弃妇逆袭挡不住

超灵的佑子 著

连载中免费

  甜宠新书《不离不妻:弃妇逆袭挡不住》是网络作家超灵的佑子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温初安盛靳年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小说全文讲述了:温初安是个瞎子,只有盛靳年一直在保护她,可是自从盛靳年的心上人受伤,他对温初安只有恨,因为温初安就是那个差点杀死他心上人的凶手!
  温芷晴的身影从盛靳年的身后闪了出来。
  温芷晴还是那么清澈纯净,素白的白裙,披散的秀发,连头上的发卡都是古朴雅致的发簪造型,温润而精致,她站在盛靳年的身后,就像是琼瑶剧的女主角,受尽委屈与屈辱却依旧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柔美。
  “靳年一定说你给他发那样的短信,是想要做什么逃避移植手术,所以,已经让医疗团队准备好手术室……”温初抓着盛靳年的手,跟她相似的眼睛里都是迷茫,可是却做出非常担心的表情:“姐姐,都是你发的那条短信,我怎么解释都没用。”
  温初安这才看到,盛靳年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冷酷厌恶,他只做了一个动作,身后很快走上几个黑衣男人,从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就知道训练有素,而能在盛靳年身边的怎么可能是平庸之辈。
  他们扑向温初安,好像她是逃窜的动物!
  温初安几乎来不及迈出一步,就被死死摁住,手术床很快被推上来,温初安很快被摁上床,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那场车祸是她自导自演的,我根本没有去买通什么司机,更没有做什么活体摘除眼角膜手术,她的肾衰竭也不是因为车祸,因为她从小就有肾病!”温初安拼命挣扎!

38万字更新:2019/06/12

在线阅读

  甜宠新书《不离不妻:弃妇逆袭挡不住》是网络作家超灵的佑子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温初安盛靳年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小说全文讲述了:温初安是个瞎子,只有盛靳年一直在保护她,可是自从盛靳年的心上人受伤,他对温初安只有恨,因为温初安就是那个差点杀死他心上人的凶手!

免费阅读

  病房中,就连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都被温初安这一举动惊的回不过神来。

  袁竞炀反应过来看着面前跪的笔挺的温初安英气的眉毛不满的蹙起,“大婶,你也太没有原则了。”

  在袁竞炀的世界里,下跪这种事情比流血流汗更加没有尊严,他一向看不起这种软骨头,尤其是为了钱连自尊都没有的人,更加让人厌恶。

  温初安安静的抬头,眸光无比清明:“原则这种东西是给那些有能力自保的人的,像我这种可怜虫,又怎么会有原则可言。”

  如果没有袁竞炀的出现,她势必会为了这一百万为了宁宁答应盛靳年的所有要求,甚至会冒着失去生命的风险为温芷晴换肾。

  盛靳年的冷血绝情她见识过,备用肾源这四个字她更是时时牢记在心。

  袁竞炀俊脸上一阵郁结,没想到自己用来嘲讽她说的可怜虫竟然反被她拿过来自嘲,刚想开口说话,病房的大门别人从外面粗暴的推开。

  盛靳年一身黑色西装站在门口,冰寒的目光像是一记利刃看向跪着的温初安,“起来。”

  对上他的目光,温初安已经鲜血淋漓的心脏仿佛又被划开了无数的口子,疼的已经让人麻木。

  错过他的视线,她看向袁竞炀的方向道:“这个要袁少爷说了算。”

  “温初安!”

  男人的声音愈加阴沉,堂堂盛家的少奶奶,居然当着他的面向别的男人下跪,纵使盛靳年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但是她代表的却是整个盛家的颜面。

  盛靳年捏紧拳头,声音发狠,“就算你想犯贱,也要等到彻底从盛家滚出去的时候。”

  眸光渐渐破碎,温初安垂着视线避免让人看到她的狼狈,嗓子里涌上来一股血腥味,她一字一顿开口:“盛先生贵人多忘事,离婚协议一经签字,即刻生效。”

  她现在已经不是盛家的少奶奶,更不再是盛靳年那个名义上的妻子,以后的人生她只为自己而活,只为宁宁而活。

  袁竞炀难得安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吊着一只手臂靠在墙上啧了啧嘴开口:“大婶,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来头。”

  盛家的人,有意思。

  温初安心里一紧,早就知道盛家和袁家的关系不甚明了,难道他知道她是盛靳年的妻子,想反悔?

  她迫切的张口,“盛家是盛家我是我,盛先生的要求我已经如数照做,从今往后盛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温初安极力撇清关系的样子让盛靳年隐忍的怒火徘徊在暴走的边缘,他大步上前,猛的钳住温初安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神情憎恶,“没有关系?芷晴一天没有痊愈,你就一天还是罪人!想要借着袁家逃避责任,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盛靳年的力气极大,温初安这具残败的身体已经经受不住任何一点的摧残,像是一朵失了水分的花朵衰败的迅速,脸上的血色褪尽。

  她死死的咬着牙,决不让自己示弱。

  “盛靳年,我求过你,我求你信我!可是你没有,那么往后再也不会了。”

  纤瘦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男人的大掌,跪久了的双腿没有力量的支撑迅速的向后倒去,盛靳年瞳孔一缩下意识的伸手,却被温初安决绝一扫。

  身体落入另一个坚硬的胸口,温初安喉咙涌上一股咸涩,鲜血顺着嘴角泌出。

  袁竞炀锋利的五官快速的闪过戾气,本以为这个女人只是瘦弱,凑近了才发现她不只是瘦弱,还满身的伤痕,蹙眉发声:“你跟谁都这么玩命吗?”

  温初安眼底划过苦涩,她很惜命,以前连声音大点都会害怕的。

  宽厚的臂膀抱起温初安,袁竞炀大踏步准备迈出房间,却被一旁的秦责拦住去路,“抱歉袁少,您不能带走温小姐。”

  瞥了一眼挺直的秦责,袁竞炀锋薄的唇扬起一抹猖狂的弧度,强势的煞气直逼秦责的面门:“敢拦本少爷路的只有一种人,死人。”

  纵使秦责看惯了自己少爷的杀伐果断,但面对袁竞炀时竟还是禁不住冷汗直冒。

  盛靳年脸色沉了沉,示意秦责放他们走,后者这才不敢不愿的收了手。

  两人一出房间,秦责抹了一把额上的汗不甘的出声:“少爷,您为什么要放他走?”

  袁家是很厉害,但是不代表盛家就比袁家差,更何况盛靳年亲自出手,袁竞炀一定带不走人。

  盛靳年缓缓收回视线,刚才被温初安拂过的手臂像是着了一片火一样,她的话更像是一种控诉,阴翳的眸子里满是戾气,目光落到桌子旁边的离婚协议上,盛靳年冷哼出声,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情感,

  “人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绝对不会出了这家医院,联系温初安的主治医生,时刻监控她的身体状况,一旦条件准许,立刻换肾。”

  温初安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别人同情。

  视频这边,温芷晴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而得意一笑,盛靳年果然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就连温初安泣血明志都换不来他的信任,那么往后还不是她想如何收拾她就如何收拾她?!

  不过……温芷晴眼底闪过恶毒,有一件事情她还是很在意的。

  温初安在离婚之前曾经提到过孩子一事,盛靳年虽然说过有了孩子也是备用肾源,可是并没有否认过孩子存在的可能性……

  即使盛靳年不爱她,但温初安若真的有了孩子,那么她就算嫁进盛家也只能是继母的身份,所以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存在!

  温芷晴眼神一暗,拨通了手机。

  “帮我去查一件事……”

  …

  温初安被强行带离了病房转到袁竞炀所在的VIP病房内,偌大的床上,她被毫不客气的甩了上去。

  袁竞炀打了石膏的手臂被七手八脚的拆卸干净,一旁的秦叔想阻拦,但是看到自己少爷一脸的怒气,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忍住了。

  瞥了一眼病床上半死不活的女人,袁竞炀嫌弃的开口:“去叫个医生过来。”

  呕血这事可大可小,秦叔得过温初安的帮助,也不敢耽搁赶紧去叫医生。

  年迈的大夫匆匆忙忙的赶来,看了一眼床上病怏怏的温初安连忙问道:“什么原因导致的呕血?”

  温初安张口想解释,但是刚才说了太多的话,加上情绪激动嗓子里的伤口二度撕裂,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一旁的袁竞炀见状,双手环胸漫不经心的回答:“前夫气的。”

  温初安一阵血气上涌,连忙摆手,摸索着身上的手机打出两个字:病例。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